google 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最終,我們還是擺脫不了回憶

厚厚的一本《追憶似水年華》耗費了普魯斯特二十年的時光,二十年裏,他沒有工作,情事不斷,還是個同性戀,就為寫這麼一本當時沒幾個人看的小說,被很多人認為是不務正業,他也感覺自己是一位失敗者。當他晚年回首自己一生的時候,才發現這段難熬的日子,才是人生最美的時光,就像盛開的淩霄花,鮮豔但不妖媚。

我每天都會路過盛開在圍牆邊上的那一簇簇淩霄花,在夕陽的照射下,泛著點點金光,昏黃的光線仿佛被花瓣打濕,散落在地上,留下了濕漉漉一片。

小Y看了email給他的照片說,這樣的畫面仿佛讓他看到了我五年前寫的《戴著墨鏡賞夕陽》裏面的場景:

在佈滿泥水的小橋上,周圍升騰起一片朦朧的霧氣。我看見了江面上起伏的霓虹燈光影,西方的夕陽浸染了江面濺起的水花。我說,我常常幻想一只船會帶我去很遠很遠的地方,很遠、很遠……

我給他回道,你應該學學舒婷的《致橡樹》:

我如果愛你,絕不像攀援的淩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然後收到的是他一連串暈菜的省略號。

戴著墨鏡賞夕陽,寫下這個題目的時候,手指稍微尖銳的疼痛了一下,中學時代的一幕幕突然呈現在眼前,黑板、課桌、潔白的A4紙,黑色中性筆,還有自己的手稿時代。

想起了在我記憶裏面那片一直飄零的紫藤蘿。在明亮的陽光裏,散發著清香的味道。

有時候和舍友一起去操場,然後去超市買奶茶,日子就這樣過去了。

而這一切,變成了永久的記憶,若隱若現。

一直喜歡選擇一條充滿韻味的街道,漫無目的地行走,看一看路邊的淩霄花,花開滿樹的梧桐。雖然淩霄不是生長在皇城,梧桐花不盛開在上海,但是此刻美景盡收眼中,足矣。

街道實際上是部很好的電影,每天有許許多多的生命從這裏經過,有交錯有分離,相遇卻錯過。我們可以在這裏看到孩子們純真而甜美的笑容,可以看到成年人冷漠而麻木的表情,可以獨自彷徨在悠長、又寂寥的街道上,等待戴望舒《雨巷》裏那個丁香一樣的,結著愁怨的姑娘。

雨,會讓一座城市充滿詩意,也會一座城市變得孤獨。坐在車上,用iPhone上寫著文章,然後帶著耳機,耳機沒有音樂的旋律,只有外面的雨聲,靜靜地聽雨聲打落在車上的聲音,清脆而又讓人感到一絲的生疼。然後,透過朦朧的車窗看到了散落一地的花瓣,情不自禁的跑下車,站在落花前,傻傻的發呆。陣陣微風,穿過雨絲,穿過流動的空氣,淩亂地在我腳邊撒落了一地的碎片,不經意間,把我捲入了離別的花叢裏,而我的視線早已死在最繁花錦簇的時刻,那一刻在瞬間變成了回憶。

這是一個告別的年代。

很多人,很多事,相遇,又離別,恍然如夢。

薇薇打來越洋電話的時候,手機噪音很大,我似乎能聽見她周圍法國人的笑聲,迷迷糊糊聽著她講自己的趣事。然後我無奈的告訴她說,中國現在還是黑夜。她依然沒有掛電話,興奮地說個不停,她在講北京漂泊的日子,一起肆無忌憚的揮霍自己單薄青春的生活。我望著漆黑的夜空,一臉的憂傷。

我問,什麼時候回來?

她沉默了許久,說,看看吧!

電話的那邊的她,瞬間安靜了下來。

而那一夜掛了電話,我盯著天花板,直到太陽升起,毫無睡意。

時間就像是一條繩索,我們都在上面小心翼翼地行走,卻離最初的自己越來越遠。而我們現在懷念的生活,正是我們失去的日子。

傷菊寫了條微博,然後@我一下:

其時,我很累了,我習慣假裝堅強,習慣了一個人面對所有,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想怎麼樣。有時候我可以很開心的和每個人說話,可以很放肆的,可是卻沒有人知道,那不過是偽裝,很刻意的偽裝;我可以讓自己很快樂很快樂,可是卻找不到快樂的源頭,只是傻笑。

而我想告訴她,我和她都在經歷一樣的迷茫期。就像棒棒糖說的,我們都有一段沒有出息的日子,現在回想起來就覺得可笑,可就是那段時間讓我們開始長大,開始明白一個人總要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風景,聽陌生的歌。最後你會發現,原本費盡心機想要忘記的事情還清晰的展現在眼前,於是不問蒼生,只為生存。

BB說,記得微笑,僅此而已。而我們要做的就是練習微笑,學會平靜地接受現實,學會對自己說聲順其自然,學會坦然地面對厄運,學會積極地看待人生,學會凡事都往好處想。

人,一簡單就快樂,一世故就變老。

一個人唱歌,一個人喝咖啡,一個人塗鴉,一個人旅行,一個人逛大街,一個人在雨中漫步,一個人聽音樂,一個人自言自語,一個人發呆,一個人跳舞,一個人看電視,一個人翻雜誌……

這一切,習慣就好。只不過,在某個不經意的瞬間,你才發現,原來,自己一直都只是一個人。

我一直認為人是慢慢變老的,其實不是,人是一瞬間變老的。雪晴每天都面對著那麼多的孩子,雖然累,但她很快樂。作為一名幼師,她在盡自己的職責,作為一個喜歡孩子的人,她想給每一個孩子留下美好的童年記憶。

只不過,人都在變老,她的心和孩子們在一起依然年輕。

有人說,如果一個人開始慢慢地喜歡上回憶,那麼說明他已經漸漸變老了,即使不是生理上變老,他的心也在慢慢蒼老,即便說不上蒼老,那麼也在變得成熟,他的心已不再“年輕”。

我想這是一種優雅的老去,猶如普魯斯特與他的《追憶似水年華》,還有那一簇簇盛開的淩霄花。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