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忍者ブログ

直到生命的盡頭……


悄然懵懂時,反抗時間篤定的真理。來一場大鬧天宮吧!皇帝輪流做,明年到我家。毀滅這個世界所有的不平衡,重建一個樂善堂余近卿中學屬於自己的世界。不昧因果,但求成就自己,不做別人的奴隸。當步入社會時,回首看過,只是童心罷了,沒什麼好回憶的,除了感覺傻傻的,還有眼淚……我們的生活不也是如此嗎?小時候,我們都喜歡讓媽媽追著我們跑,“追不上,追不上…”這樣簡單,我們便快樂。可是媽媽卻總是追上我們,待我們長大,媽媽再也追不上我們時,這便已經是無聊了,不再快樂。在這懵懂裏,便是壓在五指山下的悟空。

漸漸成長著,渴望那有著附加條件的自由。西天取樂善堂余近卿中學經吧,取回真經,你便自由啦!取經路上,頭上那箍兒,早已將悟空的心智改變。當他真正自由時,他還能做些什麼呢?至少,他不會再大鬧天宮了,因為他已經是高層人物,知足了。在我們的社會中呢?不也是這樣嗎?小時候我們被媽媽強迫去學校上學。1年,2年…6年…9年…12年…16年,這還是最少的。等學業結束,我們早已看淡自由。便在這附加的自由裏一輩子,直至終老。這至少十六年究竟教會了我們什麼?除了知識(這知識有著太多的附加的不純粹的成分)還能有些什麼?服從於社會,感恩於社會,個人的力量比之社會的力量微不足道,這些都是潛移默化中有了的吧!如若不克服這些,憑什麼去最大限度的實現自己?樸槿惠,奧巴馬,司馬遷,王守仁,馬雲,梁振英這些人憑什麼成就的自我?他們難道有什麼人際關係,還不是靠自己不想社會屈服的堅毅恒心!可是,漫漫成長路,我們早已洗盡真華,卻存浮華了吧!

當其欣於所遇,暫得於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將至。取經大業完成了,使命也隨之結束了。頭上的金箍兒沒了,心裏的金箍卻狠狠地紮下了根,那便是世故,污濁……向之所欣,俯仰之間,已為陳跡,猶不能不以之興懷。當悟空成佛之後,她還能做些什麼呢?無非就是沒事去聽聽佛祖講經,在不成到處收人供奉?他一開始要的自由樂善堂余近卿中學是這些東西嗎?一個佛爺的誕生不就是一個活潑可愛的小猴子的逝去嗎?孫悟空一出生的時候,活潑可愛,看著書,我都在想摸摸這只可愛的小猴兒,等他成佛,我都不敢相信他就是已開始的那只小猴兒了。我們的社會何以不是如此呢?等到成功時,變成了那和當初自己所仇恨的人一樣的人,殊不知這種悲劇卻在每個人的身上發生著,從未停息。我正聽著老男孩,生活像一把無情刻刀,改變了我們摸樣。是啊,我們和當初還是一個人嗎?
PR

花塵千秋

余近卿


穀中一片花海,萬紫千紅。花海的中心是一座高不過一樹的土丘,土丘很小,頂上僅夠建一座小小的磚塔。塔是紫色,冷色調裏散發出一股淒冷寂寞的氣息,在這氣息裏,還隱隱有一股威嚴和高貴。山谷叫香塵穀,花海是毒雲海,曼陀羅、罌粟花……香塵穀集合了萬千的各種毒花。塔中人是這些花的主人,紫花仙子—花無塵。

升中選校
時正午時,陽光透過花海四周的山峰間隙透射進來,那些盛開的花在光的照射下更加的嬌豔。兀的,塔中隱隱傳出古箏的彈奏聲。樂聲剛剛傳出,那片花海上憑空出現了無數的彩虹,絢爛奪目,幾只飛鳥從彩虹中穿過,忽然一頭栽了下去。

就在這時,只見左邊的山峰上飛下來一人,那人禦風騰空,青色的斗篷像一只巨大的翅膀,載著此人直飛向紫色的塔。此刻,古箏彈奏之聲驟然激烈,花海之上的彩虹也幻化成一道道的五彩光激射來人。來人身形一頓之下,速然向後飄去,揮掌中幾聲炸裂般的爆響,來人隱入山谷兩側茂密的山林中。

升中選校
山谷的入口是一條河流,一名黑衣人正盤坐在突出於河流的巨石上。他顯然負了傷,行功中頭上隱隱透出一股五彩斑斕的霧氣。大約兩盞茶的功夫,黑衣人睜開了眼,他的眼神透露出的疲憊,跟他二十幾歲的年齡顯然不配。那眼神疲憊中隱含著絕望,絕望中更有一股沉潛的暴戾之氣。黑衣人躍身而起的時候,忽然雙掌一展,只聽此人身旁兩丈之外的山石上,傳來轟隆隆的爆裂聲。就在這時,河流的東側,一個白衣人大聲叫著好,踱步而來。這個白衣人雖然看似慢條斯理,卻根本腳不沾地,幻影移步的功夫,可謂爐火純青。黑衣人正是十年前武林聲名鵲起的千山派新秀千山飛燕—寞千秋,白衣人是黑衣人的師弟,人稱獨步飛鳶—李雲中。

カレンダー

03 2018/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