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直到生命的盡頭……


悄然懵懂時,反抗時間篤定的真理。來一場大鬧天宮吧!皇帝輪流做,明年到我家。毀滅這個世界所有的不平衡,重建一個樂善堂余近卿中學屬於自己的世界。不昧因果,但求成就自己,不做別人的奴隸。當步入社會時,回首看過,只是童心罷了,沒什麼好回憶的,除了感覺傻傻的,還有眼淚……我們的生活不也是如此嗎?小時候,我們都喜歡讓媽媽追著我們跑,“追不上,追不上…”這樣簡單,我們便快樂。可是媽媽卻總是追上我們,待我們長大,媽媽再也追不上我們時,這便已經是無聊了,不再快樂。在這懵懂裏,便是壓在五指山下的悟空。

漸漸成長著,渴望那有著附加條件的自由。西天取樂善堂余近卿中學經吧,取回真經,你便自由啦!取經路上,頭上那箍兒,早已將悟空的心智改變。當他真正自由時,他還能做些什麼呢?至少,他不會再大鬧天宮了,因為他已經是高層人物,知足了。在我們的社會中呢?不也是這樣嗎?小時候我們被媽媽強迫去學校上學。1年,2年…6年…9年…12年…16年,這還是最少的。等學業結束,我們早已看淡自由。便在這附加的自由裏一輩子,直至終老。這至少十六年究竟教會了我們什麼?除了知識(這知識有著太多的附加的不純粹的成分)還能有些什麼?服從於社會,感恩於社會,個人的力量比之社會的力量微不足道,這些都是潛移默化中有了的吧!如若不克服這些,憑什麼去最大限度的實現自己?樸槿惠,奧巴馬,司馬遷,王守仁,馬雲,梁振英這些人憑什麼成就的自我?他們難道有什麼人際關係,還不是靠自己不想社會屈服的堅毅恒心!可是,漫漫成長路,我們早已洗盡真華,卻存浮華了吧!

當其欣於所遇,暫得於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將至。取經大業完成了,使命也隨之結束了。頭上的金箍兒沒了,心裏的金箍卻狠狠地紮下了根,那便是世故,污濁……向之所欣,俯仰之間,已為陳跡,猶不能不以之興懷。當悟空成佛之後,她還能做些什麼呢?無非就是沒事去聽聽佛祖講經,在不成到處收人供奉?他一開始要的自由樂善堂余近卿中學是這些東西嗎?一個佛爺的誕生不就是一個活潑可愛的小猴子的逝去嗎?孫悟空一出生的時候,活潑可愛,看著書,我都在想摸摸這只可愛的小猴兒,等他成佛,我都不敢相信他就是已開始的那只小猴兒了。我們的社會何以不是如此呢?等到成功時,變成了那和當初自己所仇恨的人一樣的人,殊不知這種悲劇卻在每個人的身上發生著,從未停息。我正聽著老男孩,生活像一把無情刻刀,改變了我們摸樣。是啊,我們和當初還是一個人嗎?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