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春來江水綠如藍




夢裏常常出現這樣的場景:在煙霧氤氳,淫雨霏霏的江南,一少年泛舟遊於西湖之上,撐一紙油傘,獨立舟頭,任青絲飛揚,賞溫婉江南痛經

這少年腰配玉環,手執紙扇,著一身素衣,氣宇軒昂,風度翩翩,其眉如墨畫,面如桃瓣,目若秋波,指如削蔥根。風乍起,吹皺一湖春水,細雨斜飛。恍惚間,瞥見少年衣袂翩然,若樹臨風。亦如仙人,仿佛在煙雨江南中騰雲駕霧,吞吐靈氣植牙

夢醒來,人卻還沉浸其中,因為這少年便是我。一直傾心於江南的溫柔水鄉,繾綣古鎮,繁華人文,奈何沒有機會,只能在夢中與她相逢,一睹芳容君豐彩

夢中,我打江南走過。沿著青青石板巷,踏著輕盈腳步,我來到浪漫的西湖,“欲把西湖比西子,濃妝淡抹總相宜”的西湖。岸邊,煙籠霧繞,柳如煙媚。連風都是妖嬈暖柔的,她撲在臉上,鑽進袖子,撩人發絲,一顆躁動的心就這樣平靜了。西湖水則是含情脈脈,羞花閉月,沉魚落雁的女子,她用一生去等待最美的邂逅。

告別西湖,來到江南六大古鎮之首,周莊。仿佛展開了一幅畫卷,千裏鶯啼綠映紅,水村山郭酒旗風,碧玉周莊一如人間四月天,似真似幻。千年曆史滄桑和濃郁吳地文化孕育的周莊就這樣俘獲了我的心。

走過富安橋,走過流水人家,走過幽深雨巷,走過南朝四百八十寺。一路走來,輕搖紙扇,低吟唐詩宋詞。

煙柳畫橋,風簾翠幕,參差十萬人家。雲樹繞堤沙。怒濤卷霜雪,天塹無涯。市列珠璣,戶盈羅綺,竟豪奢。 重湖疊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裏荷花

吟畢,行至酒家。小憩,飲酒。江南酒,何處味偏濃。醉臥春風深巷裏,曉尋香旆小橋東。於是半醉半醒著,分不清是夢境還是現實,因為我心早已屬江南。

江南好,風景舊曾諳。日出江花紅勝火,能不愛江南?
PR

我們能做永遠的朋友真的很幸福

 
世間,總有那無可奈何之事雪纖瘦
 
只由得你接受,而不容你拒絕的王賜豪總裁
 
立於雲端之上。所有人都被你美麗的光環所迷惑。一顆顆塵世的心,跳躍著,不甘於現狀,努力的,追尋著那耀眼的光芒,然,拼命地想要抓住,卻又在途中迷失了自我Claire Hsu
 
有誰?可曾看見,光環下你那雙迷離的眼眸中飽含的淚水。有誰?可曾看見,深夜裏、你一遍又一遍地敲擊鍵盤,只為了不讓靜夜裏的孤獨將你吞噬。有誰?可曾看見,黑夜襲來,你獨自走在街頭被霓虹燈拉長的身影。有誰?可曾明白,你不是迷戀悲傷,你要幸福,你也只願幸福,只是距離太遠...
 
你說,你不敢奢望有那麼一個人,可以長伴青燈。不敢奢求有那麼一個人,懂你。為你駐足。
 
"相識滿天下,知心能幾人?"奈何。事情總是那般無奈。輕輕地發愁,輕輕地思想。無奈。
 
一切繁華凋零都是佈景,把文字投入於自己的人生,把分分秒秒都活得瀟瀟灑灑。又似乎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浪費、亦是珍惜。
 
距離把孤獨拉長,相思把離人惹瘦,拒絕了世間情愛,一切是你。只是你。
 
所有的所有。依舊。依舊。
 
許多事情,都那麼的神奇,如夢似幻。從最初我冷漠地在你世界徘徊,總是被你的悲傷感染。看著你陌生的世界,那麼遠,又那麼近。卻一次又一次悄無聲息的來到你的世界又消失。如此的反復。
 
許多時候,我都是一個人默默地坐著。我不是安靜的人,卻享受這一種陷於清靜的滋味,淡如清水,寒若冰雪。
 
終於,在不斷的錯過之後,我還是出現在了你的世界。融入到你的生活,聆聽著你的故事,你的年華。卻不曾想,你的故事,亦是一些殘片。
 
心,很疼。很疼。
 
太多的故事,太多的年華,無法言語。
 
不同的時空,不同的身份,不同的主角,卻是相同的故事在一遍又一遍的上演。
 
我,似乎找到了那個契合點,便拼命的抓住,撕扯著傷口,也要留住那份溫存。卻忽略了,我們都是被世界遺棄的孩子。
 
靜靜的時光在流逝。痛徹心扉的夜晚,冷月逼人,心無償。
 
記憶,完整的,和殘碎的,卻一併是真實無比的。雖然,我們都傷痕累累。破碎的心,已無法支撐起幸福的重量!
 
你說。我們之間沒有那麼多顧忌的。可以一起扯,一起鬧,只要好好的,怎樣都好!
 
很多朋友從最初的相伴到相離,一批又一批的離我而去。始終不變的,卻只有我自己。
 
總是感歎,總是無奈。都期盼著永遠的朋友,卻真的好難,好難。不是一個人努力就可以,獨木難成林。
 
我們能做永遠的朋友。真的,很幸福。很幸福。
 
第一次,你放開一切的說,若是可以把內心的純真扔掉多好,就不會那麼累,那麼孤獨。可無論如何,你都做不到,你不想傷害別人,所以,總是那麼的小心翼翼。
 
我多麼希望,你平淡一點,普通一點。多麼希望,你可以放下,只是微微一笑的在意。
 
記得,你剛剛拿到雜誌的時候,打電話給我炫耀。然後把我從頭到腳狠狠的評論了一番。我在電話這頭,把你狠狠的鄙視了一番。
 
多麼希望,你一直這麼的開心。
 
太多的美好,瞬間變成回憶,且行且珍惜。
 
雖,相聚、別離。終抵不過似水流年。
 
但是,我珍惜著生命裏的每一次偶遇和意外。
 
幸福太短,只是轉瞬光焰。
 
我依舊,珍惜著。

深愛的康巴大地

有著“雪域之都”稱號的康定,我深深的愛著它。對它有著一種莫名的感覺,是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我只能意會它的存在,而不能言傳。似親人般的感覺?還是愛人般的感覺?我分曉不清,道不出。

從前,我喜歡聽哥哥的《左右手》。那時的心態不同,因為是老爺寫的。所以有喜愛般的感覺。最近,我又在聽這首《左右手》-“從那天起,我開始討厭我左手。從那天起,我開始喜歡我右手”。好高深的文字。通過對左右手的喜歡,道出了對愛人的愛戀,懷戀。就如同我喜歡康定一樣,本身我並不喜歡這個地方。而是喜歡這裏的雪、這裏的山。不愧是情歌的故鄉,有種神奇的魔力。吸引著無數的癡男怨女去那跑馬山。

跑馬山,一個去了遺憾終身,不去終生遺憾的地方。真是那樣嗎?我不得而知,因為我沒有去過。也還未打算去過。因為我姐說過,那是兩個人去的地方。的確。就算你與好友去了,也體會不到那種感覺。那一種情調。

如果去了的情侶,也沒有對跑馬山有所愛戀的話。我個人覺得,你們的戀愛旅途估計快要結束了。幻想一下,和心愛的人一起在跑馬山上吹吹風。曬曬太陽,看看雪,聽聽音樂。是多麼有情調的事情啊。如果體會不到,可想而知。你們的感情是多麼的危險。也罷,“把一個人的溫暖轉移到另一個人的胸膛,讓上次犯的錯反省出夢想。每個人都是這樣…”不管怎樣,都是為追求快樂。我是理解的。可是,有時執著於快樂,反而不快樂。

我從未去過跑馬山,卻說我深愛著它。真是狂妄之極。估計現在跑馬山已經滿山是雪了吧。每次見到不遠的山上都滿布雪花,使我又想起老爺的那句“願你們這愛能避免麻煩,願你們最後也能踏上雪山”。如果能和心愛的人背對背看雪景,那是多麼浪漫的事啊。可惜,也許只能想想吧。想到的和現實總是有差距。

在康定這兩景中,我愛雪勝過愛跑馬山。我期待著我們這裏下一場大雪,雪花滿山遍野。通過大雪的洗禮,我們的內心將會更加的純潔。 云烟境界Articles of this page早晨的太陽一定有回報一如既往 一朵花开隨之而來zhuangrong爱则加诸膝Xiao Feng

カレンダー

01 2018/02 03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