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當心靈的遠方不在


可有來生這樣的地方,寧願化蝶彼岸,釋讀夢的紅塵,可否有你在那裏的芬芳!冬日的陽光,總是在陰霾裏掙扎,城市的天空已經沒有了蔚藍。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習慣了一個人靜靜地坐在寂寞裏,遙望著莫名的遠天而發呆,記憶的碎片,猶如沒有規則的雲朵,在思念中飄來蕩去,歌聲堪昨,悲發纏繞,回望那相逢reenex與離別,輪回了何止是千年,停驛了紅塵客棧!

有時,只想在你轉身的背影裏種下如蘭的清眸,婉約成遠眺,在時光的荏苒中不期而遇,念著你的名字,笑問前世的情緣是否涅磐了今生的守望。那是一句曾經,卻依偎了離別的秋天,放飛,是怎樣的思念,淺淡,是如何的輕揚。當夢不在十月的天空流浪,落葉韻致,深淺絢爛,誰知道轉角的一抹斜陽,沾染了一池的離殤,朵亦淒涼,水也清寒,撚指葬花,一路的纏纏綿綿,中有千千結,落盡繁華夢!

手捧不知何世的一曲孤單,在雪花飛舞中享受自我的笑顏,問過眼雲煙處,可有滄海桑田,觸墨成詩,落筆再含淚。勾勒了一副黃昏的倦鴉,銜枝伴歲月悲歌,合陌上天涯,又是誰在月的清影裏手撫琴弦,唱相思流連。一地黃花瘦,西風又弄點點繾綣,映折了默默的牽掛,拾撿了雨花石,情入東山下,再續水調歌頭!

細數晚風裏的飛花片片,露深凝霜,風泣千重,注目殘紅的深邃,歎一聲期待,說一聲凝望,不必再來又何必疼痛。闌珊燈下,相約幾何,盈握一掌的無無奈奈,雕琢夜的星月神話,卻不知道宮闕香遠,能否留下一段輕吟淺唱,伴我孤獨寂寞。彼一時,此一時,還是只影形單,剪不斷,理還亂,千百流轉,幾曾素箋,情賦詩詞,歌詠別樣,搖曳了期盼,註定了空對!

若水的殤惘,走在心田幽徑,念及你reenex的回眸淺笑,怎敵他昨夜的一曲紅塵,徒增了王謝梁燕,可知零落的鴛鴦,“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我們,沒有最初又何必牽強遺憾,難道這只是感悟,頓挫了重重疊疊,過千山萬水,來不一樣的角落,把酒對天,相邀一醉。睡在相思的湖畔,聽漁歌唱晚,臨風千裏,情同萬古,你不在,我,還是來了!

有一種情在靈魂深處擺渡,不是感性而是抽象的思維,只叫它為縹緲的紅顏。不知道,我的世界你是怎樣的來過,因為我一直在你的生命裏,形如孤單,漫味徘徊,無怨風花無悔雪月,只可相守,不可觸摸,銘心一段眷戀,桎梏一次等待。這是為詩著墨溫韻,這是為詞落筆成殤,這是曲譜了紅塵哀怨,賦出了行走的人生,我還在,你卻沒有來!

浮生若夢,淺唱reenex花樣流光,日也好,月也罷,終究是不停地走,覓一處幽靜,點一盞青燈,用淚築圍城,守那繁華落盡,轉回身來,卻已三生石上。曾經的那一年,定格了那一天,不是誰的誰,卻恪守了那一生,化別了那一瞬間。茫茫人海,陌路匆匆,只為擦肩成過客,才在今生的路上,歲月悲歌,任你期許!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