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似一幅柔美的畫



一紙心痕,誰解,冬夜語,輕吟雪花賦Pretty renew 傳銷
 
 
窗外,雪花飄遙,晶瑩的雪花,好似淚水的凝結,天空也也會憂傷嗎?冰冷的空氣,刺鼻的窒息,潸然而下的淚,灰濛濛的蒼穹,告訴措手不及的人們,嚴冬已經到來了2013男裝
  
循著記憶的幽香,描摹流年與過往,拼湊古詞今新韻,蕭瑟歲月舊時光。這樣的夜晚,我婉約的臉龐,暈開滿紙眷戀,傾墨為你而醉,落筆為你而悴。瞧,飛雪飄飄,亙古的琴音縈繞於耳畔,淚水浸濕了衣襟,錯過年華的距離,等待飛雪迎春的歡愉迪士尼美語 好唔好
  
用文字書寫思念,讓愛情的素練在飄雪的時節更加綿長。斟滿三千青觴,沖洗半世憂傷。品著昨日的惆悵,飲盡記憶的殘漿。孤舟殘杯,瘦月冷燭,憔悴了皓眸清容,濺濕了武馬戎裝,執著終究只剩一壺情殤。
  
瘦筆下的文字,如雪花般綻放,一滴淚,悄然滾落指尖,輕鎖優柔的思緒,望斷天涯,歎世事難料,忘不了悲歡離合,多少過往,弦戀夜癡想,忘不了杯醉,多少憂傷。驀然發現,對你,依然是,心馳神往。
  
寒雪飄飄,落地無聲,北風漫卷,老鴉慘鳴。佳期如夢盡,不見雪蝶歸,紅搖燭影瘦,蕭索淒然淚。清宵獨自憑欄依,最是多情誰解意?長空望斷未成眠,一縷相思憑幾許。紅塵若夢煙籠紗,睿智絕世斂芳華。知否誰家好兒郎?己身如蝶舞天涯。
  
北風吹盡淚,寒雪為誰飛。飄灑千萬片,相思只一幃。鏡花影驚鴻,暗自數芳菲。唯願長相知,逐夢赴塞北。
  
夜朦朧,人如夢,一點燈火中,遙望冰封的婉約,一塚寒雪,幾番輪回,醞釀的思念,掠過相思的江橋,誰能讀懂,那顆凝香的惆悵?執念是誰,書寫著千年的守候?此生的情,在記憶的枕邊鎖眉。
  
當你在流年末世感歎,為誰寫下訣別詩的時候,你可知道,遠方的我,卻在深深的思念中將你牽掛。遙望塞北的夜空,為你吟唱恒久的諾言,執筆於被薰衣草花香浸染的素箋,把才華橫溢、桀驁不馴的你,珍藏進無悔的滄海桑田。天涯望斷愁無限,今生有緣情未盡。
  
刺骨的晚風,將如許的思念,放飛在浩瀚的蒼穹,飄飛的絮雪,將愛的光輝,灑遍你我走過的每個角落,經年的守候,將情的真諦,詮釋為一種跨越時空的永恆,無悔的約定,將不離不棄的誓言,再一次重複在相濡以沫的歲月。
PR

為你的心痛而心痛



一剪時光半衰,倚甸笑那風花雪夜。歲月最易留情,亦最無情。我青絲一縷隨風去,怕早生那一寸華髮。後來,我夢裏又讀一闋惆悵的清詞。為你拈花,歎四季的茵暖;為你相思,唱我們的歌謠。為你執筆,寫那曾經的往事。

愛情,從遇見開始。想念,在相逢時結束。我們從相遇的那一刻,一路踏著時光走來。經歷過相知的歡樂;訴說過依戀的纏綿,嘗試過相思的苦痛。站在季節的末端,曾幾何時,秋去春來,經歷了多少滄海桑田。

東風浪漫與那花間住,不知消散了春秋幾度。又想起曾經的愛情故事,曾經,一句誓言,一個承諾,一份相守。後來,直笑那流逝的過往是年少輕狂的姻緣錯落的苦果。海誓山盟再深似海又如何,卻一如是,愛恨離別終了無憑據。

流水潺潺,舊時光與新草依舊。窗外風雨疏驟,於是,又想起此時,已是綠瘦紅肥時候。我倚在窗臺,細數那些過往的流年,或傷悲,或歡喜;或微笑,或流淚。將那塵封的往事如煙,寄入這斷續的絲雨。雨落,落不盡愁腸,落盡離殤。

萎敗的花一簇簇,殘缺的月一輪輪。時光就在不經意間劃過指尖,一轉身,樓外的斷雁已是天涯咫尺又難寄曾經。不知夜半時候,又是誰在斷橋處為你寫詩。為你,奏一曲淇澳。

張愛玲說,回憶這東西若是有氣味的話,那就是樟腦的香,甜而穩妥,像記得分明的快樂,甜而悵惘,像忘卻了的憂愁。於是,便學會忘記,忘記回憶。偶然間,在人海中種下因緣。經年去此時候,遇見了你。

我們能做永遠的朋友真的很幸福

 
世間,總有那無可奈何之事雪纖瘦
 
只由得你接受,而不容你拒絕的王賜豪總裁
 
立於雲端之上。所有人都被你美麗的光環所迷惑。一顆顆塵世的心,跳躍著,不甘於現狀,努力的,追尋著那耀眼的光芒,然,拼命地想要抓住,卻又在途中迷失了自我Claire Hsu
 
有誰?可曾看見,光環下你那雙迷離的眼眸中飽含的淚水。有誰?可曾看見,深夜裏、你一遍又一遍地敲擊鍵盤,只為了不讓靜夜裏的孤獨將你吞噬。有誰?可曾看見,黑夜襲來,你獨自走在街頭被霓虹燈拉長的身影。有誰?可曾明白,你不是迷戀悲傷,你要幸福,你也只願幸福,只是距離太遠...
 
你說,你不敢奢望有那麼一個人,可以長伴青燈。不敢奢求有那麼一個人,懂你。為你駐足。
 
"相識滿天下,知心能幾人?"奈何。事情總是那般無奈。輕輕地發愁,輕輕地思想。無奈。
 
一切繁華凋零都是佈景,把文字投入於自己的人生,把分分秒秒都活得瀟瀟灑灑。又似乎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浪費、亦是珍惜。
 
距離把孤獨拉長,相思把離人惹瘦,拒絕了世間情愛,一切是你。只是你。
 
所有的所有。依舊。依舊。
 
許多事情,都那麼的神奇,如夢似幻。從最初我冷漠地在你世界徘徊,總是被你的悲傷感染。看著你陌生的世界,那麼遠,又那麼近。卻一次又一次悄無聲息的來到你的世界又消失。如此的反復。
 
許多時候,我都是一個人默默地坐著。我不是安靜的人,卻享受這一種陷於清靜的滋味,淡如清水,寒若冰雪。
 
終於,在不斷的錯過之後,我還是出現在了你的世界。融入到你的生活,聆聽著你的故事,你的年華。卻不曾想,你的故事,亦是一些殘片。
 
心,很疼。很疼。
 
太多的故事,太多的年華,無法言語。
 
不同的時空,不同的身份,不同的主角,卻是相同的故事在一遍又一遍的上演。
 
我,似乎找到了那個契合點,便拼命的抓住,撕扯著傷口,也要留住那份溫存。卻忽略了,我們都是被世界遺棄的孩子。
 
靜靜的時光在流逝。痛徹心扉的夜晚,冷月逼人,心無償。
 
記憶,完整的,和殘碎的,卻一併是真實無比的。雖然,我們都傷痕累累。破碎的心,已無法支撐起幸福的重量!
 
你說。我們之間沒有那麼多顧忌的。可以一起扯,一起鬧,只要好好的,怎樣都好!
 
很多朋友從最初的相伴到相離,一批又一批的離我而去。始終不變的,卻只有我自己。
 
總是感歎,總是無奈。都期盼著永遠的朋友,卻真的好難,好難。不是一個人努力就可以,獨木難成林。
 
我們能做永遠的朋友。真的,很幸福。很幸福。
 
第一次,你放開一切的說,若是可以把內心的純真扔掉多好,就不會那麼累,那麼孤獨。可無論如何,你都做不到,你不想傷害別人,所以,總是那麼的小心翼翼。
 
我多麼希望,你平淡一點,普通一點。多麼希望,你可以放下,只是微微一笑的在意。
 
記得,你剛剛拿到雜誌的時候,打電話給我炫耀。然後把我從頭到腳狠狠的評論了一番。我在電話這頭,把你狠狠的鄙視了一番。
 
多麼希望,你一直這麼的開心。
 
太多的美好,瞬間變成回憶,且行且珍惜。
 
雖,相聚、別離。終抵不過似水流年。
 
但是,我珍惜著生命裏的每一次偶遇和意外。
 
幸福太短,只是轉瞬光焰。
 
我依舊,珍惜著。

那個不尋常的午後

濟南下了雪,應該是今年入冬以來的第一場雪,其實也並不完全是雪。因為雪在落地變成了雨,成了門前低凹處的淤水,成了滲進腳裏的一陣冰涼。歸來的路途中,撐著傘,雨雪中,飄搖了背影,也模糊了鏡片詩妙健奶粉值得你選擇

本來也不是專程等雪才落筆的,只是這樣的天氣擋住了要出行的路。在難得清閒中,躲在世界的角落裏,靜靜的夜裏,撫摸一天裏匿藏的情感雪纖瘦

看過白岩松寫過的一篇文章,題目倒是不記得了。但是裏面的內容卻是歷歷在目。白岩松說,走在人群中,喜歡看人們的手腕。看見上面佩戴的或許是一串名貴的瑪瑙手鐲,或是一串佛珠,或是一條簡單的細繩,亦或是孩童時代畫在手腕上面永遠不轉動的手錶中港快遞

白岩松說,那些在手腕上有裝飾的人是幸福的。因為在那裏,他們都被寄予了靜默的祈禱。因為他們可以在低頭的一瞬,懷孕便有足夠的思念。

老實說,我的手腕是空的。卻是白岩松筆下的那個無意被祈禱祝福的人。其實自己能佩戴在身上的東西很多,我都藏在一個盒子裏,因為我不想讓那些附留思念的東西染上了一絲絲灰塵。

盒子裏有母親去年編制的果套,哥哥今年10月份從五臺山請下來的護身符,信佛的姑奶留給自己的一串佛珠,叔叔在我考上大學送給我的豪華手錶,舍友小方從香格里拉帶回來的手鏈,群哥從西安來回來的掛件,遠哥從濰坊帶來的風箏飾品,我在一次火車上買的牛角,在泰山上買下來的檀木香手環,在恒山下買來的紀念品………

小小的盒子,滿滿的祝福,情感的積累,時光的記憶中斷點。

其實我們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幸福的人。可能我們是命運的墮胎之人,上帝扼住了生活喉嚨。喪失親人,終身殘疾,遭遇車禍等等,我們望不見前方的路,看不見成功的曙光。但是那些曾經的思念便把一切變得美好,我們還在幸福的渦流中永不停歇的轉動著。

那天週末的時候,外出辦事兒,本來是一個陽光明媚的午後,卻是一路不順。電腦壞掉,錢包丟了,手機沒電關機。所有的一切把自己弄的十分惱火。但是徒步在廣場裏卻看見一位70歲的大爺推著坐在輪椅上的老伴兒享受午後的陽光。看得出來,老奶奶是在重病之中,因為會看到總是老大爺在哄著老奶奶,老奶奶卻沒有力氣睜開眼睛。也許老奶奶快要走到人生的盡頭了,但是他們是幸福的,因為一輩子他們相依相靠,那些思念是抹不掉的重重一筆香港旅行社

突然想到外婆和外公。多年前外婆也是重病,外公就一直在身邊伺候著,沒有離開半步。外公說和外婆結婚的時候才16歲。在結婚的那天,頭一次看見外婆的時候,他就知道這是他一身要照顧的人了。之後他們的感情一直很好。一個燒柴,一個做飯;一個外出勞動,一個操持家務。他們的生活應該說是一直都沒有變的特別富有,但是他們卻是村裏最遭人羡慕的一對兒夫妻。

深愛的康巴大地

有著“雪域之都”稱號的康定,我深深的愛著它。對它有著一種莫名的感覺,是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我只能意會它的存在,而不能言傳。似親人般的感覺?還是愛人般的感覺?我分曉不清,道不出。

從前,我喜歡聽哥哥的《左右手》。那時的心態不同,因為是老爺寫的。所以有喜愛般的感覺。最近,我又在聽這首《左右手》-“從那天起,我開始討厭我左手。從那天起,我開始喜歡我右手”。好高深的文字。通過對左右手的喜歡,道出了對愛人的愛戀,懷戀。就如同我喜歡康定一樣,本身我並不喜歡這個地方。而是喜歡這裏的雪、這裏的山。不愧是情歌的故鄉,有種神奇的魔力。吸引著無數的癡男怨女去那跑馬山。

跑馬山,一個去了遺憾終身,不去終生遺憾的地方。真是那樣嗎?我不得而知,因為我沒有去過。也還未打算去過。因為我姐說過,那是兩個人去的地方。的確。就算你與好友去了,也體會不到那種感覺。那一種情調。

如果去了的情侶,也沒有對跑馬山有所愛戀的話。我個人覺得,你們的戀愛旅途估計快要結束了。幻想一下,和心愛的人一起在跑馬山上吹吹風。曬曬太陽,看看雪,聽聽音樂。是多麼有情調的事情啊。如果體會不到,可想而知。你們的感情是多麼的危險。也罷,“把一個人的溫暖轉移到另一個人的胸膛,讓上次犯的錯反省出夢想。每個人都是這樣…”不管怎樣,都是為追求快樂。我是理解的。可是,有時執著於快樂,反而不快樂。

我從未去過跑馬山,卻說我深愛著它。真是狂妄之極。估計現在跑馬山已經滿山是雪了吧。每次見到不遠的山上都滿布雪花,使我又想起老爺的那句“願你們這愛能避免麻煩,願你們最後也能踏上雪山”。如果能和心愛的人背對背看雪景,那是多麼浪漫的事啊。可惜,也許只能想想吧。想到的和現實總是有差距。

在康定這兩景中,我愛雪勝過愛跑馬山。我期待著我們這裏下一場大雪,雪花滿山遍野。通過大雪的洗禮,我們的內心將會更加的純潔。 云烟境界Articles of this page早晨的太陽一定有回報一如既往 一朵花开隨之而來zhuangrong爱则加诸膝Xiao Feng

腳步有些緩慢

春天出來乍到,哪禁得起這般誘惑?那春光,那春景,搖曳了滿目的燦爛陽光。這不,春天退縮了,寒流又來了春天的天氣變幻咋和夏天學上了呢,咋也瞬變啊。這不,迷茫的大霧瀰漫了整個世界,一切在霧中若隱若現。春妮子猶如在瑤池沐浴揮春,醉倒了春天轉按

也許是春妮子在沐浴時,水花濺出,化作春雨灑向人間。呵呵,一場春雨一場暖啊。大地滋潤了,樹木新亮了,枝頭??萌發了點點春意。行走在樹林裡,你也會被那鬧春惹得春光滿面春雨揮灑,輕柔的,涼涼的。可是,沒多久,這春雨就搖身變作春雪,也是那麼的晶瑩剔透,可是它沒有冬雪的強勁凜冽。春雪為大地擦抹了一層不均勻的雪花膏,黃白分明物業按揭

時光總是向前流淌。春妮子也緩緩的向我們走來,帶著她那醉人的氣息。那些春雪在她日漸溫暖的懷抱裡迅速的消融,有的躲在陰冷的角落裡偷偷地窺視春妮子。春雨過後,踩著泥濘的田陌,尋找春妮子的腳印。小草和各種不知名的草本植物紛紛探出了頭,吮吸著陽光雨露。那沁人心脾的泥土的芬芳啊春風習習,滿臉盡享溫柔。

カレンダー

01 2018/02 03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