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我看著水龍頭流出的水花

流過指尖,濺起幾滴淚水英語大使推廣計劃。我看著炙熱的油鍋流入的幾滴清油,靜靜地沸騰,濺起數不清的血斑。這是生活,無關幸福與不幸,無關美麗與蒼蒼,無關享受與苦難。夏季淌著微風的輕柔,秋季走過季節的寂寞,冬季拿著夢想的地圖,春季找著理想的家。生活萬種風情,經歷了千種感受。生活的酸甜苦辣,經歷了百味人生。到頭來還是為了好好的活著,為了生活我們都在努力拼搏。不止一個人在人海裏漂泊,也不止一份愛未能有一個可以依靠的家,其實有好多還沒有家的孩子,在寂寞的世界裏,看著日子,數著時光,念著生命,夢著長大。

這個世界華麗而富有,這個世界也冷漠而淒慘。繁花的都市華燈初上,夜色璀璨,車水馬龍。奔波的人們拖著一天疲憊的身軀,向著家的方向奔走,不知道是不是真正的家,若有愛,無形的家也是心靈的港灣。若有心,無影的夢也是奮鬥的希望DR-Max 教材。我們都是某一個陌生城市的流浪者,在它的繈褓中,發著點點星光,照著自己的狹窄的路,一點點前行。

不知何時起,那曾經的瀟灑,天真爛漫的純真,被某一個城市漸漸貼上成長的標誌。它打開胸懷,包容你的所有,卻不斷讓你一層層脫變成嶄新的自己。我們把自由掛在嘴邊,始終擺脫不了它的束縛,我們把夢想藏在心中,卻越感發黴發爛。這就是生活DR-Max 好唔好,一小部分的人生,充實也邋遢,美好也苦楚。

也許最接底氣的應該是那些真正的流浪者,它們無憂無慮,對生活充滿希望卻又漠不關心,對未來憧憬卻又甘心平淡。它們祈求人們的垂憐,得以延續生命。它們始終活在自己的世界,無關世人如何指點,它們的心靈是純潔的吧!猜想著,幾乎沒有任何的雜念,因為自由,所以流浪。

真正的自由者,往往是孤獨的,往往也是幸福的我們想要真正的自由,卻被束縛在文化和道德的軀殼裏。因為自由,所以生活。認真生活是好的,為了生活,付出自由是值得的。想到一些生活在遠方山區的孩子,掙扎在童年中,已成大人智慧的小英雄,也許它們的自由,只是想著長大,過上好一點的生活,我們呢?奔波在城市,穿梭在人海,躲在狹小的房子裏,想著一個人的孤獨。坐在豪華的辦公室,走在繁華的城市看著豔麗,數一個人的不是。何以滿足?何以心安?
PR

演繹成了最後的憂傷

陰沉的天氣,憂鬱的思緒,昨夜的風,似乎沒能驅散今日的塵埃,冰涼的空氣裏,泛濫著絲絲哀愁,飄浮著點點惆悵。循著那條通往河邊的小路,輕輕地挪動著沉重的腳步。沿途風景旖旎,鳥兒在枝頭跳躍歡唱,小路兩旁的青草,翠綠悠然,默默地陪襯著一些不知名的小花,為這裏的幽靜,增添了色彩。

來到河岸,看著川流不息的流水,一路徐徐向東奔騰而去,心裏不由得有些落寞。柔柔的風,順著河床吹來,拂動了岸邊的細柳,吹Dermes亂了我枯黃的發梢。那風中搖擺的月季花,迷離了盤旋已久的粉蝶,不知是向他招手,還是在有意躲閃著他,也許答案只有她知道……

望著湍急的流水,竟有些走神,突然,一只白鷺從眼前飛過,一下子讓我回過了神兒。望著白鷺飛過的方向,我又捕捉到了一處美景:就在不Dermes遠處,有一對年輕的情侶,互相依偎著坐在河岸的石頭上。我停止了腳步,趕忙收回了目光,我不該去驚擾他們,不該破壞這樣浪漫靚麗的景致!

人生如夢,時光就如這河水,一去永不複返。緣起,緣滅,一切因緣而生,卻又在緣中破滅。也許,人生只是一場紅塵遊戲,在命運的玩弄下,繪成了一幅幅風景圖畫,而我們,只是這生命中的過客。與你,我或許終是過客,匆匆而來,又匆匆而去;與我,你是我紅塵中最美的邂逅,是我跋山涉水,癡心不悔的緣。感情或許就是這樣吧,錯過了無論再如何留戀都已無力回頭,即便心痛到窒息又能如何?

有時,一種莫名的傷感就會湧上心頭,成了一種抹不去的情愫,它承載了過往的流光,承載了四季的流轉,承載著一顆漂泊的心,一路走來,太多Dermes難以忘懷的艱難險阻、愛恨情仇,總在心頭縈繞不散。漫長的似水年華在風景如畫中,拉遠了曾經的曾經,太多東西淡去了情懷,太多往事變成為了回憶。如今所有的一切,都在那些沿途的驛站中道了別,與我說出了永遠的別離。一路走過的美好與殘缺,成了我腦海中常常浮現的倒影,不管是甜還是苦,那終究是我生命中的一道道風景。

我曾在時光飛逝的凡塵中,找尋著幸福的另一半,我曾在緣分的來回中,遺忘著一些過去的人,我曾帶著一顆冰冷的心,流浪在愛與恨交際的深淵中自我迷失。我一直以為,這麼多年來,我所找尋的,歲月都會給我,而如今發現,唯有時光和那宇宙大地永恒存在,且一直相伴到老。一路走過的,不論是山窮水盡的險境,還是歲月如歌的艱辛,卻一直陪伴在我的身旁。不離不棄的,是這場漫長的時光,陪著我看盡日出日落,雲卷雲舒,潮起潮落······

喜歡飄雪的日子

雪輕,雪白,雪柔,晶瑩純白的雪花開滿了世界。所有的悲傷,所有的失意在指尖流淌成淺淺的歡喜。一切的喧囂歸於寧靜,那份平靜在遇見纖塵不染的雪花飄落的那一刻開始,無悲無憂,無傷無痛,那份浮躁和不安,在雪花的沉寂中早已變得簡單,純粹。
雪,飄飄灑灑,紛紛揚揚,一抹DR-MAX笑容浮現在虛腫的臉頰,兒時的雪仗,美麗的雪人,雪地裏或深或淺的腳印,那般無憂單純的日子,一段不染纖塵,乾淨明朗的歲月,雪花飛舞,恍如昨,在生命裏淡淡地想起。
手,雪無聲地落於掌心,一股冰涼浸入手心。小心緊握,讓它感受掌心的溫度,只因喜歡。瞬間,雪花融化,化為水,冰涼浸骨。

雪落無聲,安靜如心,素心若雪。一份遇見,只是暖了心扉,不管多久,只要曾經擁有過就已足夠,哪怕只是擦肩而過,那份薄涼,終會在微笑dermes中離去。花,一瓣瓣,悄悄開滿了世界,覆蓋了一地的喧囂和淒涼。雪,輕輕而來,滿眼的純白是歡喜,素裝素顏,盈盈一笑,發自內心的簡單純純的笑和愛戀。
厚厚的雪花,覆蓋了所有。有些美好,終會在雪中沉澱;有些過往,早已在雪中湮沒,多少的記憶,多少的歡喜,多少的聚散,都會在雪中融化,在心中留下的只是微痕淡影。一如緊握於掌心的雪花,喜歡,卻在溫暖的一刹那,消失不見,留下的只是淺淺的水漬一片。
雪,紛紛揚揚,都是心念。暮然回首,雪地裏只有自己剛走過的深深淺淺的腳印,在身後清晰可見。生命裏,總有些人要入夢,總有些人要隨風,總有些事要落入塵埃,留下的只有自己還在流年裏緬懷。滴滴點點,文字裏,以自己的方式去懷念那些走過的歲月dermes

雪舞輕揚,我把心念刻在雪花上,把它寫進我的詩行,每一瓣雪花是牽掛,是想念,總有一瓣會落入你的發你的眼。

澳門,這個風雲的城市

用古典、浪漫、懷舊來說是再合適不過了,就像飄流瓶中的米黃色的紙條,悠久而古老沁人心脾……行程第3日,陽光和煦,和風呢喃而過,帶起飛鳥的絨羽,打著卷兒,刮過樹梢,流走於樹葉間,滌蕩著心神——且聽風吟。乘上澳門公交,遊過議事門前廳,陡步來到一個舊時的小巷。一入巷口,耳邊一陣清風拂面而來,春鳥啁啾,在天空留下一道若有若無的痕跡。馬路兩岸,矗立著一排排粉黃相間的小巧玲瓏的樓房,如同煦風裏站著的粉衣少女,頭戴黃紗,穿著粉衣,沉魚落雁。陽光從蔚藍的天際中透了出來,閉月羞花地照射在牆壁上,如同緋紅的笑靨,宛若春風裏一道亮麗的風景線。路邊的樹兒隨風搖動起來,沙沙做響,更添一份清脆綠意。咖啡館前,兩三個初中模樣的女孩子談笑著擦肩現時過,綠蔭下的長形藍白色的木質秋千,時常會看到一對小情侶甜言蜜語,正應了這春的暖陽,“呼----”、涼風帶著輕盈,吹起玻璃窗上的剪紙,撩起雲煙似的回憶。

再往前走,道路變得截然不同,由清新變為悠遠的復古。人變得多了起來。無論怎樣喧鬧,抬頭,白雲在藍天上靜靜地飄浮,側日,一幢幢古典浪漫的教學坐落於此,像一頁頁史書,遠古往事幽幽傾訴而來……繁縷般的花紋如靈巧的藤蔓纏綿於金屬色的外壁上莊嚴聖潔,踏入門檻,一陣如煙如嫋的童聲迴響在耳畔,走進去,才發現在教學中央,一位外國教徒,(或是牧師,或者是神父w(?Д?)w)向著潔白淡雅的長袍,手捧聖書,閉上雙眼,虔誠地祈禱著——關於上帝,關於天堂,關於未知的國土。臺上,一群十來歲的孩子,同樣身著長袍,嘴唇一張一合,夢囈般的語調連結成一首空靈的曲子,如同飛舞的白色羽毛,細膩唯美。這時,在心靈深處,便如清泉流過,心曠神怡,鐘聲嫋繞,人群如潮水散去,只留童聲依舊……

邁出教堂,風兒從發梢刮過,內心,好像有一種掙脫枷鎖的自在,刹那,便覺這坐城市是那樣深刻而讓人懷念,就像一副油畫,一筆筆地加深,一點點地漸變,一點點地增色,漸漸的,就像蝴蝶的翅膀,再換一個角度,又是一派別樣的風景……

澳門,一個如畫的城市;澳門,一個浪漫情懷的城市。正因為有天,雲才能自由自在地飄浮;正因為有光芒,才能賦予影子光怪陸離的自由;正因為知道事事物物都有離別,才會分外珍惜。走進澳門,這個城市曾經的生生死死,悲慘痛楚,全都化做了過往雲煙。什麼都無法舍去的人,就什麼也無法改變,正因為它舍去那段歷史,走出了那段悲哀,才會有現在的寧靜——一種經歷風波的淡然。

賽繆爾?詹森曾經說過:一個人如果厭倦了倫敦,那他就是厭倦了人生,因為倫敦有人生所能賦予的一切。而我卻認為,如果一個人厭倦了澳門,那麼,他就是放棄了心中所有的美好。

如此而已的好不好

靜坐流年,輕倚煙火,時光已悄然邁過春的門楣,窗外,風卷著落花紛紛飄落,清風冷雨,絲絲寒意。聆聽著風的呢喃和雨的洗禮,我把我的心掛在風裏,任由綿綿細雨,纏繞在指尖,彌漫在心田。幸福的渡口,寫滿了流年的絮語,看一滴滴的雨水落地,濺起一朵朵的雨花,夢境和詩意,在心海間跳躍……

夜色深沉,彌漫在這座城市的上空,守候在寂寞的窗臺,遙望著遠方。夜帶走了光,留下安靜的自己,我閉著眼睛,試著去感受你的味道。

很多人逐漸淡出記憶,很多人又陸續地走進了生命,有時候或許是我走得太急,以至於忘記回頭看看身後的風景,和那些願意為我駐足的人。其實,在人生旅途中,真的不用走的那麼急,慢一些,再慢一些,只要輕輕伸出手,便會觸摸到最動人的風景,以及那個願意為你傾城的人。

年齡越大,越不知該怎麼去愛一個人,離的太近,怕被嫌棄,拉的太遠,怕被忘記.如果在我們的心裏,能伸出兩只手,緊緊的拉在一起該有多好,這樣我就不用語言行為來表示我對你的——喜歡。

曾將一首離歌,唱到淚落;也曾把一段愛戀,寫到刻骨。當心靈在愛的音符中產生共鳴,就如同兩株深山花樹,同歸於喜,同歸於寂。時光,讓我不斷成熟,從原有的熱烈執著到淡定從容,把錦瑟記流年,漫看光陰漸清寂。漸漸明白,淡淡相處,默默陪伴,走得最遠,才是世上最美的風景。

把自己關久了,未免也會想念愛情,和一個人十指相握,她的指尖溫度傳到我的指腹,這種誘惑無法抗拒。沒有人能拒絕愛情的誘惑,就像端一塊綴著草莓的奶油蛋糕,擺在面前,陽光稀稀落落的灑在白色的骨碟上……就算不愛吃,光看幾眼,也心滿意足。

聽說,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在千轉百回的守望裏,你還在,我依然。我們很多時候會猶豫進退,是因為自己和對方都不願過多的說明自己要什麼。成人的社會,貌似有一種通用法則,緘默的人總是有神秘魅力,愛情變成猜啞謎。真的很愛一個人,也會生出自卑感,總生怕自己有諸多缺點,配不上那個想到就覺得光芒四射的戀人。在愛的自卑和猜測裏,漸漸懂得,其實哪里有這麼多那麼多的技巧可言,愛情不過是各人各使一把力,你鼓勵我,我安慰你,我們互通心意,互想懇切的深談一句:“我愛你!”

需要這麼一個人,讓我重回到少年時的單純執拗,再相信一回“命中註定”。我想每個人都是如此的,我們心裏,都住著一個很簡單的,給幾顆糖就能哄笑的小孩子,只是我們要脫掉西裝,放下公事包,卸下領帶,把臉上故作狡猾和冷酷的表情一一敲碎。我們要把我們心裏的小孩子放出來,讓他秉從天性,找到另一個小孩子,他們一起玩耍,一起在這個世界裏摔跤,偶爾也慪氣背影相對,但緊緊牽著的手,從來沒有放開過……

張小嫻說:“緣起緣滅,緣濃緣淡,不是我們能夠控制的。我們能做到的,是在因緣際會的時侯好好的珍惜那短暫的時光。”我不怕時光緩慢,亦不怕時光過急,我只想和你——相逢不晚也不早,一起優雅的,慢慢的,老去……

一紙紅塵,寫盡浮華。夢多少,知多少,看不盡的繁華,寫不完的真。剪不斷的不離不棄,看不見的咫尺天涯,說不出的彼此無約,畫的淒美,看的感人,來往一算,生命的畫筆從來不強求自己,只是那顆無法承受的心會流淚,說了一個詞,終了一曲等。

幹一行愛一行真的不容易

經常聽到有人抱怨自己的職業,當教師的抱怨勞心費力,升學壓力,學生早熟,家長蠻不講理,似乎中國的教師承受了所有的重中之重,壓迫得不能喘息;醫務人員則長篇累牘地書寫如何不被社會理解,如何忍辱負重,讀了全世界最多的書,付出了非常人的辛苦,卻拿了美國醫生十分之一的工資;公務員鬱悶輿論的一邊倒,媒體的片面報導,身擔重任,制度嚴格;銀行職員抱怨存款壓力山大,福利大不如從前;企業人員可抱怨的那就更多了,客戶難纏,市場蕭條,老闆苛刻,收入菲薄,總之360行,行行都有的可抱怨,現代人活得那叫“怎一個累字了得”。老話講這山望著那山高,也有幹一行傷一行的說法。
  我是在企業裡做的,而且是在一個被惡性競爭了幾年的行業,市場低迷了多年,公司入不敷出業已幾年,每天開門就愁訂單去哪兒了?好不容易訂單來了,條件苛刻得擺明瞭愛做不做,日夜加班好不容易交了貨,帳款就又成了頭疼的問題。我們支出的每一個鋼蹦都是這樣艱辛賺來的,每個財年都面臨著繼續還是關門的抉擇,每個淡季來臨都面對保留員工還是裁員的難題。但就是這樣的企業,我們可以做的和應該做的也只能是從容面對挑戰和困難,努力提高自己的應對能力。我不認為比別人承受更多,也沒有比別人得到更少,因為這是我自己的選擇。也許這選擇有些無奈,有來自各方面的壓力和原因,受到各種條件的限制,但最終還是我自己的選擇,如果這樣來理解個人的職業,還有多少可以抱怨呢?
  所以一個人的心境和捧的究竟是金飯碗還是泥飯碗無關,一個人內心的壓力大小更與外界無關,人不能把自己的無力感歸結於外界。像我們這樣捧著泥飯碗討生活的人,完全可以抱怨命運或社會的不公,同樣是大學畢業,為何人家進了國家機關而我們卻流落坊間,頭破血流地自己找飯碗,奮鬥了這麼多年,還隨時有失業的危險。但即使這樣的職業,我們不是照樣可以開心上班,享受天倫,健身娛樂,種花養草,吟詩作畫,怡養性情嗎?正因為我們從來沒有一天“安”過,所以也就練就了我們應對“危”的能力,當一個人可以做到與危和諧相處時,什麼樣的壓力可以剝奪他內心的坦然呢?

充满智慧的人

做人,不管是男是女,都要做一個智慧的人。智慧的男人,不跟風,不隨潮,不做牆頭草。不管風雲怎麼變幻,浪滔多麼洶湧,都能夠康泰旅遊像茫茫大海裡的一座燈塔,日日月月,年年歲歲,依舊巋然不動,屹立於風口浪尖,秉持著自己的率性,在瞬息萬變的社會環境裡處事待人接物,運籌帷幄,決勝千里,盡顯英雄男兒本色。智慧的男人,不知苦,不知愁,看淡一切,笑對人生,無憂無慮,坦然面對紅塵中的喧囂與紛擾。在他的身上,你可以領略到什麼叫魅力無限,光彩照人;什麼叫刮目相看,令人敬佩。而所有的所有,卻盡在他的不自不覺之中。他唯有把自己的心血全部澆灌在事業、家庭和孩子身上。智慧的男人,往往是康泰自由行低調的,沉默的,還有點傻乎乎的。他有時就像大山深處裡的一潭泛不起漣漪的死水,是那麼的靜寂、清幽。就是這麼一個人,對自己認定的事情、事業,哪怕是別人不屑一顧,他也要死心塌地,樂此不倦地幹下去。即使碰得頭破血流,他也心甘情願,毫不在乎。智慧的女人,不為自己擁有一個嬌美的臉蛋,嫩白的肌膚,傲人的身材而感到美麗、自豪。他會明明白白認識到紅顏易老,青春難留,韶華易逝,而不會癡情、陶醉、貪戀這些不可永駐的東西。她反而會時刻不忘感恩自己父母的賞賜;感恩這個世界滋養她的陽光、雨露和美好的春天。智慧的女人不為自己擁有豪宅、愛車、珠寶及其它財富資源而覺得自負和高貴。她不會站立在海拔萬米的崖壁或康泰導遊絕頂,居高臨下俯視姐妹們。她會立恭候在廣袤數千里的一馬平川的水準上,深情地凝望著父老鄉親的。她日夜惦念著身邊正在為了柴米油鹽發愁,需要隨時説明的人們。智慧的女人不為自己擁有高知識、高文化、高學歷,而去藐視周圍的姐妹們。也不為自己擁有一技之長和有一個過人的本領,而去漠視身邊姐妹的閃光之處和美麗的亮點。她從不懈怠,放緩或停下腳步,而會孜孜以求,不斷吸收、輸送新鮮養分和血液,做一個不被時代所淘汰的新女性。智慧的人,是天下最可敬、可親、可愛的人。讓我們都來做一個智慧的人吧。

彈指歲月,離弦浮生

江湖,只因一句身不由己,激光脫毛推薦依舊喜歡把這個世道寫作江湖,只是不再喜歡在話裏俠肝義膽,更不喜歡在酒裏豪氣沖天,厭倦了爾虞我詐的紛爭,勾心鬥角的算計。每次停歇,只想將一道夕陽掛在門外,抖落一身風塵,吹一曲雲淡風輕,賞幾片落絮花影,靜靜地在茶裏獨自清閒。每次執筆,只想把一段時光寫在紙上,聽一曲陽關三疊,吟一首陳詞慢調,慢慢的在字裏懷念從前。從前,有人說我的從前是孤獨的,就像一個劍客,Dr Max教材我告訴他,我不是那個孤獨的劍客,而是那個孤獨的墨客。

我喜歡孤獨,似乎孤獨到了境界,縱使百年無人問津,依舊可以與時光席地對坐,與風景相看兩不厭,與文字共敘一室,一個人的風花雪月,一個人的悲歡離合。離去的人不必遺憾,因為他們留下了故事,斷了的緣不必強求,因為他們留下了回憶,Dr Max Disney只要有故事有回憶,哪怕再短暫,我都可以和文字分享,無論是美是殤,我都會將它化為詩意,然後付諸筆端,清淺此生。

彈指歲月,離弦浮生,只是一轉眼,你就將落花磨成了刀片,狠狠割傷了這季節的臉。我逃到歲月的另一邊,隔著所謂的似水流年,看千帆過盡,漁火炊煙,等缺月初弓,星雨如箭,若彩虹沉澱,為我浮一夢清淺,若星辰失眠,陪我共一夜嬋娟,在時間的河流上,給我一片孤帆一壺酒,不要方向不要槳,東南西北,任它漂。給我一盞閑茶一庭院,不要煩惱不要錢,春夏秋冬,任它轉。給我一次擦肩一遇見,不要記得不要緣,天涯海角,隨她去。

風過千年,我執筆靜聽簷下風鈴的餘響,寫下所有孤獨的過往,停止那些無聊的幻想,然後將心裏的一切執念,輕輕放……

且行且惜且停留

我說,雲風輕,花如霓裳,月無涯,想與周向榮醫生你相見,擁你入懷。年華最美,在最低落的季節,遇到最真實的自己,擁有最美的你。小鎮偶爾細雨綿,愁思雨滴做陪伴,滴滴答答敲心弦,殘燭染染指歲月匆,你在眼前現。一橋一水一佳人,一牽一絆一浮生。明月落落下屋簷,相思浣洗窗簾,近水樓臺,你許我半世風華,我許你了餘生牽掛。黑瓦白牆的街頭,天落紅雨,卷我心頭塵埃。賞一幅柔柔月光圖,品一杯淡淡香茗茶,彈指一揮間,流年轉為一瞬,澄澈透明的夜,溢出了滿滿的眷戀,芳華殘年,你在我身邊。

流年若水,歲月幽香。倚著時光,靜坐許久,輕披素錦,訴一紙婉約,摹一幅水墨山水,尋一抹淺淡,便是清歡。你我初見,倘若指尖上的蝶,灑周向榮醫生脫隨意,翩然起舞。恬淡了世間浮華,濡染了過眼雲煙,便也嫵媚了我的呢喃細語。塵緣裏,莞爾一笑,滄桑中,雲淡風輕,紅塵內,素心向暖,我為你拾一枚墨香,與時光對語,隨遇而安,與歲月淺唱,隨心而雅,隨性而愛,於華年裏,靜靜地、慢慢地品閱你的恬淡芬芳。情意染指繞畫梁,芊芊紅塵,誰料鬥轉星移,雨疏風驟,你充盈了我的流年,融化了我的忘返。

站在季節的邊緣,守望一座空城,落寞與我相伴,憂周向榮醫生傷是一縷風,穿過指尖,遺落在淡淡的流年。輕倚歲月,淺讀流年。靜許,一份情思,人生安暖;一份清淺,時光卻無言。拾一抹歲月靜好,種一份懂得,光陰漫過凜冽冬日,收穫一朵安然於心中,訴一段心語與寒,讓一紙素念隨風隨雨,散落一城心語悠悠,心意遙遙。情懷繞指,道不盡平生思念;落紙濃墨,寫不盡萬千寵愛;淚珠滑過涼薄時光,留在了清夢裏,轉角處,又遇見了你。

靜靜掠擁

初春在破寒的微微輪轉間,歲月依在安心的等待走近青山綠水,芳草與輕風相伴的輕揚。只覺那漸漸輪轉裡,有著離開,卻無從相聚。遠離一個個盛季,依然輪回的桃花園卻因按下心音,在無人的景致裡以清淡的身形,獨自記憶,悄悄清淡,靜靜掠擁。
春的光景,透明著清朗一張張微笑的臉。歲月綻放無意間還有無關年齡裡,容顏隨時光全然釋放,走近或走遠在自然輪回,上演了各自應對,自然界只待你的走近,無需你的近與遠。。。
一個季節有著許多的剪影,來了,又散了,去了,又回了。。。
人總會以為常在湛藍的世界湧默,會有深入可入心的味道,好象自己習慣便成了自己的另一種生活。當一個個等待的日子在青絲拂面,溫柔覆掛,蒼蒼的歲月卻以輕風輕觸予膚,鮮活在露珠撫慰芳草,只待春風,濃縮成一副一季的盛景。希望帶著眺盼,守望並認清微笑的意味,在桃花的歡宴裡放入一顆明淨的心。
晴暖了,閃亮的日子夾帶著琉璃,只因陰沉太久,陽光把涼涼裹著塵,莫莫遊蕩,春的羽討喜心間的光影,微笑著仰望天空,灰度於窗口,暗暗期待歡喜白色的花遊來窗口,亦把夢有序如玲瓏的心事,婉轉滿心,素素的清淡點滴掛之心城。
聆聽視窗風塵一如往昔,雲影悵然莫歌,一個冬的積蓄,待美麗的綻放,冷冷在莫然,這一路的繁華,一路的跌宕,一年又一年看高天遠景,紅塵滾滾。人世起落幾回百轉千回,不曾改變唯有孤獨沿著生的路口融入萬家燈火,品味撫簾月中,撫琴梧桐樹下。
一指流沙拼湊不出冷暖,回眸在青燈案旁,芳華染指了柔情,陌上過往,留下一片空白,只是丹青洋洋灑灑在古道的邊沿悵然幾多生命,幾多悠遠而經意與不經意的流水風清。
季節,花開,憑欄江南。幾分迷離,靜遙軒窗之外,俗世剪影如風,無影無蹤,感覺卻依存,時光覆蓋了它們,借得笙歌,清清淺淺的有了痕跡。
丹青春秋,堪把歲月細水長流。聽那“歲月靜好,現實安穩”多少人借這句只意自己,卻不知篡改著文字背後堪為人知的故事。到底能有幾多人能懂得其中本人的狀況,寓意了幾多人生苦楚,那絕世風華的人生多少風雨落寞。悠遠的淒涼,碎落了三千弱水的含義。天地那般不堪經意把青春幾近荒蕪,這一生的旅行終落得夕陽西下,青燈輾轉。莫名楚立舊時雁字那段流離惆悵。落墨間光景在眸裡閃著星星點點。
尋覓故地,追思風月,匆匆一眼千年人事,幾個世紀就在一眼間往返,那銘刻在世人眼中的往事,在我的眼裡已物是人非,那消失不見的背影,怎麼也不能飛越,模糊而留下的華麗,只能是代價的走向,哽在喉嚨,欲訴不能,欲哭不淚。
瘦筆在撕扯著心,只恨華年凡事是一場鏡花水月,卻更是紅塵煙火太多華麗,留住的是看不見的風煙,風帶走了它們,它們卻把一世清歡在弄潮裡拋棄了太多,別人拾起的是亂撥琴弦中的唱說。一世悲歌,以悲的美活著。
初春的灰度,好似昨日紗窗的光線映出的記憶,不曾遺忘在輕輕呢喃。春風裡的柔情正雲飛霞舞亙古而來,前世,今生的季節,正輪回在路上。
世間事終將是一場繁華,一場淡如水的生活。超然,當世事在時光,在平淡,在生活的忙碌裡,都只是面對日子,面對芳華的縹緲,悸慟揉碎塵世的呢喃。閃耀的光芒,羽翼飛翔終有停歇的時候,歸於寧靜,清淡解套自己給予自己的枷鎖,日子此間才有了傾聽,還有花香,還有靜心品味珍視身旁有著竹韻的厚重之意。
瀟湘的幽怨把詩意蒙上了一層面紗,浮世一處經事經人。遇事雖乏味,你能感受事欣事敗超然碧波裡的浩劫,遇人,每遇一人都會教你一些東西,看清一些事情。心窗的打開,夢自然會放飛,千頃心間波瀾安為簾,枕著清風將一切悠閒怡情停泊,冥冥中,讓自己在塵世隨時間去簡單步履。
紅塵恍惚星月裡的轉身,浩瀚無比,轉身間一切歸於陌生,萬萬千千的光影在游離,那麼微小,那麼不足輕重的飄浮,星際充滿飄浮的歌。身披紫陌紅塵,縱然廖落,朝暮的光影總會如期循序,日月星晨執念相伴身邊。
周向榮醫生
周向榮醫生
周向榮醫生
周向榮醫生
周向榮醫生
周向榮醫生
周向榮醫生
周向榮醫生
周向榮醫生


絢爛著不同的自己

打掃完衛生,已經是淩晨十二點了,看看逐漸整齊的小窩,我居然露出了少有的笑容,很久以來,小窩的零亂總是讓我有些慘不忍睹,衣服隨手扔,東西四處放,不到五十平米的小窩怎一個亂字了得。

有人說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我有些懵懂,不掃一屋是因為我骨子裏的懶字已經生根發芽了,雖然也想過要徹底打掃一回,Dermes好不好可是心想到了,手卻遲遲沒有行動,上班,擺攤這樣掙錢不多的謀生大事成了生活的主題。"窮忙"是我給自己2014作的小結,很多時候晚上洗一天的碗,晚上才倒掉那些沒有處理的剩餘飯菜,印象中的2014,有幾次老鼠竟然光顧了我的小窩,可能是緣於對老鼠深入骨髓的厭惡,我把自己的小窩弄了個天翻地覆,一翻折騰,老鼠最終還是沒有捉到,自己反而打碎了兩個盤子。

有窩的日子,就有了家的感覺,在成都漂泊的日子,經天路上那一個小小的窩給了我喘一口氣的愜意。一直以來,我是厭倦搬家的,最好脫毛中心我不願意在陌生的城市裏又一次因為"搬家"兩個字,而丟掉那些熟悉的人和環境。

漂泊有些無助,搬家卻很辛苦。曾幾何時,小窩深夜裏總是亮著溫暖的燈光,那個深夜為我開門的人給了我生命中的一分閒適和感動。一直念叨著"柴門聞犬吠,風雪夜歸人”的句子,一直以為自己就是風雪中那一個夜歸的人,儘管外面很冷,心依然是暖和的,我經常竊喜於在城市裏找到了一個可以雞犬相聞的小窩,花錢不多,卻能感知四季春秋,既可任性以亂又可以精緻而雅。

聽鄰窗女孩唱歌,聞窗前黃角蘭的馨香,看落在枯樹丫上的懸月,在青春不堪百度的日子裏,過著別樣靜好的生活。軒窗半卷,長髮既腰的女子在水籠頭處優雅的清洗著衣服,纖手輕舞,衣袂飄飄,一年不知道會遇到了多少這樣的橋斷,Dermes Hong Kong默默的看,靜靜的念想,既沒有偶遇,也不會有自尋煩惱的人面桃花,“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看你”,生活其實很簡單,要學會欣賞。

是的,再美的年華都需要人們去欣賞,再溫磬的小窩都需要用心去經營。巫昌友說青春不堪百度,回首那些落幕的小窩時光,依舊有些抑制不住的激動,小樓昨夜又東風,吹不盡鏡中的百花凋零。

一臺過時的筆記本,半杯白開水,就在小窩的春末秋謝裏,我用閒暇的時間耕耘著2014的文字。半掩柴扉半卷窗,註定我的小窩和文字一樣零亂,冬天飛雪,春天明媚,不同的季節炫爛著不同的自己。

一場孤獨的心旅

總有一種聲音,像曠古的簫聲,飄載著清遠悠然的竹香,蜿蜒而來,逶迤而去。總有一種心性,在這亦真亦幻的妙音中漸漸蘇醒,宛若幽蘭一樣,波瀾不去斑驚,於寂寂山谷中伴著清風竹韻,淡然開放,安靜而從容。無數次的問自己,你是否就是我心深處千呼萬喚的情,紅塵內外千尋萬覓的夢。

“四時花草最無窮,時到芬芳過便空。惟有山中蘭與竹,經春曆夏又秋冬”。一首《竹蘭》題畫詩把人帶入真實無妄而又空靈淡遠的意境中。透過Dr Max板橋書畫的水痕墨蹟,穿越古今,漫步紅塵四季,濾遍萬千繁華的起落輪回,尋尋覓覓中,仿佛看見了前世的你我,是那麼幽雅淡然、風姿卓絕。是的,前世的你我本應是竹蘭相伴相依、相知相惜,幽谷長風中與雲嵐共舞,與山水共棲,任四時流轉,風雨來去,依舊是雅節雋永、清香遠逸。

而今生紅塵裏,我,已不是我,你,亦不是你,因為在我迷失了Dr集團自己的同時,也就遺失了當初的你。所以要想找到你,更需要找回我自己,於是,我開始了一場孤獨的心旅,漫漫天涯路,茫茫雲水間,無數次的尋覓、尋覓、再尋覓。

風起的時候,我動身去尋你,山,很高,穀,很深,雲霧飄搖,芳蹤杳渺。你在峰巔?在深谷?還是在山腰?

雨落的時候,我動身去尋你,路,漫漫,水,迢迢,夜漆寥廓,煙鎖漁火,你在天涯?在海角?還是安隱在我的身邊,卻讓我無法看到?

忘了就忘了吧,相記不如忘卻

走過寺廟,就到懷素公園了,這個唐代的狂僧,據說是個風流和尚,狂草風流,人亦風流。我愛他的狂草,勝過愛自己。綠天庵下的石碑,曾經有他的草書,數年前,我經常撫摸上面的文字,感覺懷素的心跳,那字裏行間的風韻,迷倒年少的我。如今滄桑的碑刻,居然無字,無情的歲月,帶走了千年的瀟灑。獨對無字之碑,了悟萬法空相,原來余近卿中學band一切本空!

獨自行走,幽深巷陌,尋找少年的足跡,一切如昨,只是自己的容顏變了。少年獨行,壯年亦如是。我合群,也孤獨,也許骨子裏本來就是一個熱愛清靜的人,偏愛獨處,喜歡清冷。但也喜歡熱鬧,卻不愛俗世,厭倦世俗的人群。今生只喜歡與花纏綿,與草木交心,與天地共禪,如此,甚好。獨自安靜,千般落寞,也不畏不懼,快樂從容。到處都是菊花,還有許多不知名字的花,我也不想知道,無名,更接近於自然,比較於人為的東西,我更偏愛自然。

我喜歡山澗溪水,流雲遠山,酷愛純周向榮醫生淨的本性。讓心在塵世裏開成一朵蓮花,無根,無莖,無葉。我心如蓮,純潔,高貴,清靜。無論是脫下僧袍,還是脫下僧袍都是為你。暮鼓晨鐘,禪院寂靜,將心悄然安放,在山之巔,在水之湄,獨自一人,靜靜聆聽歲月走過的足音。錯過今生,錯過人生最美的時光,錯過所有,但願來世,與你續一段來生緣。

你說原來,靈魂是有記憶的,遇見我,沙漠開出了花。“花亂開,書也不要讀,醒來已千年,獨自懷抱妖嬈妍麗的桃花。”喜歡這樣美白的句子,因為我還有愛,我的心,還活著。我愛,故我在。

張愛玲的《紅玫瑰與白玫瑰》中寫道 :“每個男人一生大概都會愛兩個女人,一個是白玫瑰,一個是紅玫瑰,當你得到紅玫瑰 ,她便成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 而白玫瑰就成了床前明月光,當你得到白玫瑰, 她便成了衣襟上難看的白米粒 ,而紅玫瑰則是心口永遠的朱砂痣.....”

今生,你是我胸口一粒豔紅的朱砂痣,朱砂痣裏流出了淚,印在我心底,如一朵梅花。雪花飛舞,相思成蝶。

千年前的等候,化作今生的邂逅,紅塵有淚,滴落,於這個下雪天……

直到生命的盡頭……


悄然懵懂時,反抗時間篤定的真理。來一場大鬧天宮吧!皇帝輪流做,明年到我家。毀滅這個世界所有的不平衡,重建一個樂善堂余近卿中學屬於自己的世界。不昧因果,但求成就自己,不做別人的奴隸。當步入社會時,回首看過,只是童心罷了,沒什麼好回憶的,除了感覺傻傻的,還有眼淚……我們的生活不也是如此嗎?小時候,我們都喜歡讓媽媽追著我們跑,“追不上,追不上…”這樣簡單,我們便快樂。可是媽媽卻總是追上我們,待我們長大,媽媽再也追不上我們時,這便已經是無聊了,不再快樂。在這懵懂裏,便是壓在五指山下的悟空。

漸漸成長著,渴望那有著附加條件的自由。西天取樂善堂余近卿中學經吧,取回真經,你便自由啦!取經路上,頭上那箍兒,早已將悟空的心智改變。當他真正自由時,他還能做些什麼呢?至少,他不會再大鬧天宮了,因為他已經是高層人物,知足了。在我們的社會中呢?不也是這樣嗎?小時候我們被媽媽強迫去學校上學。1年,2年…6年…9年…12年…16年,這還是最少的。等學業結束,我們早已看淡自由。便在這附加的自由裏一輩子,直至終老。這至少十六年究竟教會了我們什麼?除了知識(這知識有著太多的附加的不純粹的成分)還能有些什麼?服從於社會,感恩於社會,個人的力量比之社會的力量微不足道,這些都是潛移默化中有了的吧!如若不克服這些,憑什麼去最大限度的實現自己?樸槿惠,奧巴馬,司馬遷,王守仁,馬雲,梁振英這些人憑什麼成就的自我?他們難道有什麼人際關係,還不是靠自己不想社會屈服的堅毅恒心!可是,漫漫成長路,我們早已洗盡真華,卻存浮華了吧!

當其欣於所遇,暫得於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將至。取經大業完成了,使命也隨之結束了。頭上的金箍兒沒了,心裏的金箍卻狠狠地紮下了根,那便是世故,污濁……向之所欣,俯仰之間,已為陳跡,猶不能不以之興懷。當悟空成佛之後,她還能做些什麼呢?無非就是沒事去聽聽佛祖講經,在不成到處收人供奉?他一開始要的自由樂善堂余近卿中學是這些東西嗎?一個佛爺的誕生不就是一個活潑可愛的小猴子的逝去嗎?孫悟空一出生的時候,活潑可愛,看著書,我都在想摸摸這只可愛的小猴兒,等他成佛,我都不敢相信他就是已開始的那只小猴兒了。我們的社會何以不是如此呢?等到成功時,變成了那和當初自己所仇恨的人一樣的人,殊不知這種悲劇卻在每個人的身上發生著,從未停息。我正聽著老男孩,生活像一把無情刻刀,改變了我們摸樣。是啊,我們和當初還是一個人嗎?

思念卻越來越濃

company formation

執年素筆,看不盡繁華,寫不清流年,生活給我們一點點感悟時,又不知道從何書寫指尖停在鍵盤上,不知道要留下點什麼,只能被一種莫名憂傷,堵塞在心口,到無法呼吸,生活最可怕的不是不能做自己喜歡的事,而是有些事明明自己不喜歡,卻無可奈何的去做望不到滿天繁星,零落的星子仿佛一顆顆璀璨的明珠,裝點成一盞明亮的燈光,映照在我暖心的窗前。夜闌珊,情未央。交織於夢的邊緣,我呆呆地凝望著著窗前的月光,伸出纖長的手指,想輕撫月色的溫柔,卻無奈從指尖流逝,獨留一抹孤單的斜影映在窗前,在時間無涯的荒野裏,我養著傷痛,住事、聚散離兮。

晚風涼,月弄情長,倚欄窗,紅塵朱砂謝升中選校霓裳,誰憐?長思量,不見星光,剪梧桐,浮生一念陌如煙,何眠?撩葉羞花,偏執的思念慢慢散落,不知情歸何處。

月色下的每一個星辰變幻出莫測的孤獨,仿佛無窮的悲傷無法被原諒,是誰懲罰了這光色,讓它們一一在這流浪,有方向又沒有方向的在這塵世迷惘。像沒有禱告的靈,在夜裏,得不到饒恕。

雨中的月,涼如水,深秋的夜色總是給人一種穿透骨骼的冷,明亮的月色,可以看到天空的碎雲,如若加上那如蛛網似飄灑的雨,會被那濃濃的安靜吞余近卿噬,然後像夢一樣沉思,川川風月,同一輪皎月,不同的只是看月人的角度和情感,是霧,淡了色,朦朧了光,是雨,濕了眸,涼了情長,是蟲鳴,靜了心,懷起往昔,枝頭快凋謝的紅,依舊妖豔的開著,像在綻放自己最後的一抹不甘,雨絲在此刻是柔弱的,可終還是刺痛了那殘花,一瞬的敗落,無聲的獨自睡在如燭光色的草叢裏,驚了草裏的蟲,沒有歌鳴,留下花芯在枝頭幾度思念回腸。

カレンダー

01 2018/02 03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