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江邊的一縷溫情


薄暮時分,吃過晚飯,照例到江邊散散步。因為昨cooling towel晚下了一整夜的大雨,所以江水有些渾濁。在不遠處還能看到一根浮木在江面上自由地漂泊。不過我知道待今天一過,明天的第一道曙光照射於江面,江水必會恢復其清澈。再說這比早晨已經乾淨了許多。朝遠處眺望,景色還是不錯的。

踏著歪歪斜斜的步子,聽著悠揚動聽的曲子,賞著雨後帶點狼狽卻依然靜美的江景。形形色色的人從我身邊經過。有些人或是被我歪歪斜斜的步子所吸冷氣機滴水引,或是被我放的音樂所打動,或是像我一樣也在觀賞這美景,而我不小心也在風景之中而對我投下短暫的一瞥。一瞥之後,不說一句話,擦身而過,既是過客。

我和她於江邊上不期而遇。她看到我走路不穩的樣子,可能自以為是地猜測我患有小兒麻痹症。其實很多路人曾經都對我下了這個診斷。也許他們不知道這世界上還有一種叫腦癱的疾病。也許他們覺得腦癱都是很嚴重的,我還沒有達到那個程度。總之瑪花纖體他們就這樣確診了。不過大多數人會向我詢問,然後才知道他們的診斷是錯誤的。對於這些我早已習慣。原來的我可能會不搭理他們,待他們離去之後,皺著眉頭,抱怨連連,自己或他人,無一倖免。現在卻不會這樣,他們問我,我就微笑地向他們解釋。這並不能讓我少一塊肉,而且使我擁有一顆寬容、忍讓、堅毅的心。

她是一個約70多歲的老婦人。一頭銀白齊耳的短髮,臉上的道道皺紋雖不能顯現出她有哪般的經歷,卻至少可以看出歲月留給她的全部滄桑。她開口便問我“你有媽媽搬屋嗎”這一問題很奇怪,奇怪到可以使以前的我憤怒起來。然而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了,現在的我知道不管再怎麼樣也要尊敬他人。只是尷尬避免不了。我難為情地點了點頭。她朝周圍看了看,待路人過去後,對我說:我是看你長得漂亮,一雙腿可惜了,這樣,我告訴你,你叫你媽媽每年的早晨4點,到江邊來放9條買來的黃鱔,然後對著天地,東西南北各作三個揖。於是她做了幾個作揖的動作給我看。又說:我是看你長得蠻漂亮的,一雙腳可惜了,別人我是不會告訴她的,你一定要你媽媽這樣做,這樣你就會慢慢好的。我知道這當然是一個迷信。可是我卻被這一行為所打動了。我和她素未平生,是陌生人,是過客,但是她卻如此地熱心,在這個冷漠的社會裏,這是一種難得的溫暖。雖然她說的方法是一種迷信思想。但她不認為這是迷信,是她固執的認為一定會讓我康復的有用的方法。待她說完時,我不去過多的解釋這是迷信,我知道她不會相信,就想我也不會相信她的說法一樣,我只是一再道謝,這道謝是真誠的,不是為一個迷信的方法,而是為一顆善良仁慈的心,還有現代社會上缺少的人與人之間的一絲溫情。

此刻我是充滿感激的,也有一種愧疚。因為我明知道那是一種迷信,因此我不會向她說的那樣去做,她要我告訴我母親,可是我根本就不會提,如果我母親沒有看到這篇文章,她永遠也不知道今天有個老婦人因為想讓她的女兒恢復健康而提出一個年輕人是不會認同的迷信方法。就像母親知道了,也只是默默地感激,但絕對不會那樣去做。這是不是也算是辜負了老人家的一番好意,一縷溫情呢?但除了感激,也實在不能做什麼了。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