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忍者ブログ

青春

當夏天刺眼的陽光從雨後的雲叢中破體而出,傾倒而下,在這個被雨水洗刷過塵染污穢、萎靡墮落、罪惡繁華的世界裏,我們一個個像是被昏暗與壓抑囚禁多年的囚犯;搜索引擎優化走出來看到白茫茫的世界一片,瞬間有種恍惚的感覺,深呼一口氣,再吸氣的時候,力量遍佈全身,放眼遠處望去,感覺希望就在前方。與世隔離跟與世融合的轉變不過是一秒的時間,然而持續的時花心紋間,卻是一年與一秒的巨大差距。看上去美好的,會隨著我們被生活一點點地挫敗與磨耗,形成那個猶如黑暗般空洞的外表看上去堅韌無比但隨時可能支離破碎的心。希望磨滅,韶華逝去。 隨之第一個高一的匆匆落下,晃眼間,第二個高一的時光也要結束了。我是個留級生,一個曾經把自己拋棄在歲月泥淖裏始終不肯爬起的差生;陷落沼澤裏的人,如果掙扎不安,只會加速其下陷的速度,此時,你往亞洲知識管理學院論往除了原地不動、待人拯救別無他法,但是在他人到來之前,你不過是一個苟延殘喘的可憐人兒罷了。你依舊在墮落,即使緩慢但依舊感覺到他在流動;伴隨著流年一點點逝去,死去。 記憶裏第一個高一帶給我的印象是一個冷的讓人發抖的冬天,寒風如淩厲的刀鋒對著這座城的中心席捲而上,瞬間把人心攪得支離破碎,緊促不安;街道上一些人紅著雙眼頂著寒風艱難而行,毫無怯意,他們咬著牙,許多隱忍只有他們自己懂,我們也無法干涉。 然而到了第二個高一竟然也是一個有著多是讓人不安的季節,一場場斷斷續續的雨,好似人們頻繁變換的心情,起伏不定,喜怒無常。起初會有不安,後來慢慢習慣了天氣的變換的頻繁,就好像習慣了生活的各種跌宕與驟變。有時天下起絲柔細雨,我會空出雙手走在冷清的街道上,任那一絲絲的溫柔輕吻臉龐,深呼吸,清新的感覺遍佈全身;時間好像停留在這一秒,心如止水般的平靜,世間萬物皆出身外,忘我,忘境。 如此般磨練出我心如止水般的心境,是否能在青春騷動不安的歲月裏,在生活難以逃避的逆流中,持續永恆?
PR

六十花甲


久就不看長篇小說了,錯過了季節,就沒有了那份心情那種興趣。

老朋友劉峻送我一本他新近出版的長篇小說。寶劍贈壯士,明珠贈美人。在他的眼裏,至少我還有些像文化人。沖著這種抬舉,這本小說我又怎會不看呢?儘管現在上了年紀,老眼昏花,看一會子,眼睛就模模糊糊的難受。

花了二十多天的時間,這部《六十花甲》總算看完了。這是一部震撼心靈的書,這是一部震撼靈魂的書!尤其是對經歷過那段苦難歲月的我們這代人。

也許,在一些人眼裏,這不是一部時尚的書,沒有一點現代元素,難合新生代讀者的口味。可這些又怎會影響它的厚重價值和獨特的文化品位呢?

《六十花甲》描寫的是1940年到2000年間,發生在江淮之間臥龍山下的事。這段歷史歲月,風雨滄桑,風雷激蕩,那是我們怎麼也不會忘記的歲月。我曾 暗自思忖:泱泱大國,作家如雲。為什麼很少有人問津這段歷史呢?是社會的開明化程度不高 ,讓作家不敢直面現實而選擇了一種近乎逃避的寫作方式呢,還是作家先天性靈魂缺失而丟棄了擔當意識責任意識,不願去做那出力不討好的營生?這期間,儘管有一些文學作品描寫了這段歷史,但看不見黃鐘大呂。要不截面式的一掠而過,要不或多或少的有些“御筆”之嫌。

劉峻算不得有名氣的作家,但有著和一般文人不一樣的膽識。他用犀利的文字,真實而藝術地描寫了這段歷史,描寫了這種歷史背景下的人和事。這些人 ,仿佛就在我們身邊;這些事,仿佛就在我們眼前。“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作者從反思歷史反思政治的深度去描寫這些人這些事,足見作者強烈的歷史責任感和社會責任感。很明顯,作者的思考是理性的,善良的。儘管有大量的篇幅描寫盲從、挫折與失敗,但絲毫沒有“聲討”的意念。因此,這部小說完全可以當歷史來讀,完全可以看做是“兒不嫌母醜”的良心文學讀本。僅從這個層面上看,這就是一種了不起的成就。

安徽無疑是中華大地上有著重要影響的文化區域之一。徽文化是中國走向世界的地方顯學之一。廣博、深邃的桐城文化濃墨重彩的炳彪於中華文化史冊之上。新文化運動前後,陳獨秀、胡適之、朱光潛、梅光迪、吳組緗、蘇雪林,這些大家,他們的文字,或激越,或瑰麗,或清俊,或性靈,無不以其雄奇、秀美的徽州特色,蜚聲海內外,震撼著中國的文壇。與南部徽文化遙相呼應的淮河文化,建國以來,也異軍突起,蔚然可觀。陳登科、王安憶、陳桂棣、許輝,他們的作品皆以淮河為背景,描寫淮河兒女的悲與歡、愛與恨及其理想願望。這些作品,像洶湧的淮河流水,或深沉,或渾厚,或凝重,其藝術成就,與“山藥蛋”文學,也就在伯仲之間。仰望安徽文化的星空,看看南北華彩的輝映,不免有些遺憾。江淮處兩地之間,其間也不乏一些優秀作家,可就是沒有一部地標性的作品。說句不愛聽的話,江淮的作家還有些像散兵游勇,還沒有養成用江淮方言,以江淮為敘事背景,敘寫江淮的風俗人情的自覺。劉峻開始嘗試了,他用《六十花甲》告訴我們,他的嘗試是成功的。他書中描寫的場景,是我們熟悉的場景,他描寫的人物,是我們身邊的人物,他描寫的風土人情,是典型的江淮之間的風俗人情。特別是大量的口語、歇後語,無不散發著江淮之間的濃郁鄉土氣息。讀這部小說,似乎覺得不是在讀小說,而是在讀我們身邊的生活,鮮活鮮活的,沒有一絲雕飾的痕跡。

紅塵如歌


千裏月華,寒夜有風吹過,青山月影遮,流水悠悠food wine滴滴碎心聽,一種孤獨,那是一種廝守在等待裏的孤獨。深沉彷徨,仰望難相付,千年情思萬年渡。

夢裏回客,相思無畔。比天還遠的地方,有沒有人在繁華紅酒學校的人海,輕歌相吟?撫琴彈奏,歡快的樂章,滄笙踏歌,相忘三千纏綿墜花湮。

靜水無聲,歌不盡亂世煙火。那年,對於你的亞洲知識管理學院離去,至今心痛不已。

天涯無邊,我本是江湖客。紅塵過往,那千年過境的沉寂,湮滅了多少相思的淚珠?心微動波,奈何長情遠逝?回首一夢,舉杯邀明月,我自獨飲暢歡。

轉身,逝情無存,難尋痕跡。細碎的微念裏,最長的是記憶的道路,好似在開始的那一刻,註定倒計時。年華易逝,風華蒼老。

無數哀傷裏的繁華,碎落撒地,如若,給時間一個能回的去的理由;那麼,我情願時光為我再倒流一次,在你離開的三生石旁,重新修改我們約定時的誓言。

為情傾盡天涯,今昔已老,回首那些碎落在夢裏的江湖,繁花似錦,百花綻放,川流不息處,還有那熙熙攘攘的人海,今非作,夢如初,情已逝。

相濡以沫,蹁躚沉醉與紅塵失散處,孤傲冷眸,早已不是江湖客,滄桑滿鬢癡情人。肩頭落花,恍若迷離,嫋嫋風塵,碎影紛飛,彌漫月華,清水浮萍,紅塵陌路怎相忘。

塵緣紛落,我自人間癡狂客,唏噓悲傷,灑淚痛涕。那些柔情似水涓涓流淌注心房,佳期遠逝,燃盡風華。

時光的旅程中,最難尋找的是生命的渡口。塵寰闕歌,唱不盡情絲萬縷。洗盡鉛華,尋一雙手,一牽經千年。繁蕪牽念,塵緣飛花,紅塵畫卷,歲月披傷。

今宵煮酒,風塵僕僕,我從遙遠的輪回而來,攜千古思念,穿錦衣長衫,從陌路歌行,夢裏笑望。輕落的寂寞消融在繁華深處,一夢前緣兩茫茫,終難忘。

煙花似火,繁華深處,笙歌不斷。不知是誰的思念帶著寂寞的輕吟?素素纖指,自其思量。落花淡煙如織,等待一季輪回擱淺,洗禮繁華背後的過往,憂傷早已玲琅滿目。

淡墨閑情,描繪一段白駒過隙的故事。太多在緬懷裏流逝的光陰,唯多的就是我在流浪,漂泊裏的淡然與疲倦,勾勒往事的序章,無從標點。拾起萬千繁華,抵不過似水流年,曲終人散。

聽人常說;故事在一開始,就註定倒計時。不望何處是歸塵,雲煙了然,一簾幽香;縈繞我心頭,從別影逝的蹤跡,忘記繁華一端,皆是緣分緣盡。

愛無留痕,韶華紅顏,憔悴不堪。緣起夢滅,如雲聚雲散。繁華散落皆悲傷,萬千變化,落寞舒展,夢醒,曲終,那千帆過盡沉寂俱盡幽獨。

蝴蝶終飛不過滄海,悲傷註定碎落。水落紅顏,花前月下,一樽苦酒,品盡紅塵過往,是否註定的宿命?讓浮華一世轉瞬成空。

清風舞明月,詞韻落心間,蘊含淚光,為你輕吟。訴不盡往事繁華,忘不掉浮生碎夢,回眸相念,彼岸舊影落寞翩躚。一筆濃墨,訴不盡我寂寞流年,繁華笙歌,終將曲終人散。

比朋友还特别的朋友




多年的朋友
比朋友还特别的朋友
想起你有些鼻酸眼眶泛泪
如果不是你的骤然离去我不会那么那么的想你
朋友
多年的朋友
比朋友还特别的朋友
安静的时候想你吵杂的时候也想你
费尽思量的想你仍无法拼凑你的模样一点也无法
朋友
多年的朋友
比朋友还特别的朋友
幸好你从未送过我什么
不然我会睹物思人
朋友
多年的朋友
比朋友还特别的朋友
幸好你从未带我去过哪里
不然我以后只要去到那里就会想起你
朋友
多年的朋友
比朋友还特别的朋友
我会这样说是因为你这样说
我们无话不谈的当时你说我们是比朋友还特别的朋友
朋友
多年的朋友
比朋友还特别的朋友
我真的是你最特别的朋友
还是你对每个朋友都这样说
朋友
多年的朋友
比朋友还特别的朋友
在我心目中你一直是比朋友还特别的朋友
只是这样的特别在你心目中会不会连普通朋友都称不上
朋友
多年的朋友
比朋友还特别的朋友
我真的是你最特别的朋友我开始怀疑
即便怀疑现在的我无从反查也不想去查证
朋友
多年的朋友
比朋友还特别的朋友
就让我这么以为在你离去后就让我这么以为
就让尘归尘土归土一切终会回复初始
朋友
多年的朋友
比朋友还特别的朋友
朋友一路好走送上一束馨香海芋
或许我在多年后还会想起你

南山




黃昏獨坐窗前,不經意抬頭間,一輪圓月躍入眼中,淡黃色的如圓盤般的懸掛在東方的天際。望著明月,“月上柳梢頭”這句經典的的詩句瞬間在腦海中出現。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李白的這首千古絕唱讓多少遊子在夜晚中面對月亮,想起遙遠的故鄉啊!故鄉的山山水水,故鄉的一草一木,都在眼前浮現,那幅畫面是刻骨銘心的,也是難以抹去的,如同昨天才發生過,在眼前清晰的出現。每件小事,在回憶中都感到親切。“月是故鄉明”,無論在他鄉看到的月亮是多麼的圓,多麼的亮,感覺還是故鄉的月亮好,這也許就是思鄉的情懷吧!

“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月亮初升,淡淡的月光透過樹梢,婆娑的灑向地面,隱隱約約如夢幻。情侶們攜手散步在小樹林中,或倚樹低語,或輕輕相偎,或牽手漫步,在朦朧的月光下,那是怎樣浪漫的一種場景?怪不得中國畫的意境那麼朦朧,大概是受了月光下情侶們相約的場景才創意出來的吧!

“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此事古難全。”蘇東坡的這首充滿了悲傷氣息的詞,讓古往今來的多少人噓唏不已。遇到不順意不順心的事時,面對空中圓月,心中的共鳴油然而生,感歎人生的坎坷和不如意。

古人詠月賞月,大都充滿了悲傷的情懷,令人傷情念親。而現在人對月,卻有著另外的看法。“霜晨月,馬蹄聲碎,喇叭聲咽。”毛主席的這首詞描寫的是何等的豪邁啊。秋天有霜的夜晚,隊伍靜悄悄的,披星戴月急行軍,聽不見人聲的喧嘩,只聽見細碎的馬蹄聲在月夜裏悄然作響,紅軍們為追求民族的獨立艱苦奮鬥的精神頓時顯現出來。

想起了阿姆施特朗登月時說過的一句話:“對於我來說,是走出了一小步;但是對於整個人類來說,是邁出了一大步!”是啊,我們的祖先很早對於月亮就充滿的神秘感,嫦娥奔月是我們古代人們的嚮往。而今,隨著科技的發展,人類已經登上月球。想像一下,如果能站在月球上面,俯瞰地球,那將是怎樣的一幅壯麗的景色啊!如果李白能再世,站在月球俯望地球,又能創造出怎樣瑰麗的詩篇啊!

月亮漸漸升高了,由淡黃色慢慢的變成皎潔的白色,月光也逐漸亮了起來,夜更靜了,能聽得見遠處的幾聲犬吠,能看到遠處隱約的南山……

似一幅柔美的畫



一紙心痕,誰解,冬夜語,輕吟雪花賦Pretty renew 傳銷
 
 
窗外,雪花飄遙,晶瑩的雪花,好似淚水的凝結,天空也也會憂傷嗎?冰冷的空氣,刺鼻的窒息,潸然而下的淚,灰濛濛的蒼穹,告訴措手不及的人們,嚴冬已經到來了2013男裝
  
循著記憶的幽香,描摹流年與過往,拼湊古詞今新韻,蕭瑟歲月舊時光。這樣的夜晚,我婉約的臉龐,暈開滿紙眷戀,傾墨為你而醉,落筆為你而悴。瞧,飛雪飄飄,亙古的琴音縈繞於耳畔,淚水浸濕了衣襟,錯過年華的距離,等待飛雪迎春的歡愉迪士尼美語 好唔好
  
用文字書寫思念,讓愛情的素練在飄雪的時節更加綿長。斟滿三千青觴,沖洗半世憂傷。品著昨日的惆悵,飲盡記憶的殘漿。孤舟殘杯,瘦月冷燭,憔悴了皓眸清容,濺濕了武馬戎裝,執著終究只剩一壺情殤。
  
瘦筆下的文字,如雪花般綻放,一滴淚,悄然滾落指尖,輕鎖優柔的思緒,望斷天涯,歎世事難料,忘不了悲歡離合,多少過往,弦戀夜癡想,忘不了杯醉,多少憂傷。驀然發現,對你,依然是,心馳神往。
  
寒雪飄飄,落地無聲,北風漫卷,老鴉慘鳴。佳期如夢盡,不見雪蝶歸,紅搖燭影瘦,蕭索淒然淚。清宵獨自憑欄依,最是多情誰解意?長空望斷未成眠,一縷相思憑幾許。紅塵若夢煙籠紗,睿智絕世斂芳華。知否誰家好兒郎?己身如蝶舞天涯。
  
北風吹盡淚,寒雪為誰飛。飄灑千萬片,相思只一幃。鏡花影驚鴻,暗自數芳菲。唯願長相知,逐夢赴塞北。
  
夜朦朧,人如夢,一點燈火中,遙望冰封的婉約,一塚寒雪,幾番輪回,醞釀的思念,掠過相思的江橋,誰能讀懂,那顆凝香的惆悵?執念是誰,書寫著千年的守候?此生的情,在記憶的枕邊鎖眉。
  
當你在流年末世感歎,為誰寫下訣別詩的時候,你可知道,遠方的我,卻在深深的思念中將你牽掛。遙望塞北的夜空,為你吟唱恒久的諾言,執筆於被薰衣草花香浸染的素箋,把才華橫溢、桀驁不馴的你,珍藏進無悔的滄海桑田。天涯望斷愁無限,今生有緣情未盡。
  
刺骨的晚風,將如許的思念,放飛在浩瀚的蒼穹,飄飛的絮雪,將愛的光輝,灑遍你我走過的每個角落,經年的守候,將情的真諦,詮釋為一種跨越時空的永恆,無悔的約定,將不離不棄的誓言,再一次重複在相濡以沫的歲月。

為你的心痛而心痛



一剪時光半衰,倚甸笑那風花雪夜。歲月最易留情,亦最無情。我青絲一縷隨風去,怕早生那一寸華髮。後來,我夢裏又讀一闋惆悵的清詞。為你拈花,歎四季的茵暖;為你相思,唱我們的歌謠。為你執筆,寫那曾經的往事。

愛情,從遇見開始。想念,在相逢時結束。我們從相遇的那一刻,一路踏著時光走來。經歷過相知的歡樂;訴說過依戀的纏綿,嘗試過相思的苦痛。站在季節的末端,曾幾何時,秋去春來,經歷了多少滄海桑田。

東風浪漫與那花間住,不知消散了春秋幾度。又想起曾經的愛情故事,曾經,一句誓言,一個承諾,一份相守。後來,直笑那流逝的過往是年少輕狂的姻緣錯落的苦果。海誓山盟再深似海又如何,卻一如是,愛恨離別終了無憑據。

流水潺潺,舊時光與新草依舊。窗外風雨疏驟,於是,又想起此時,已是綠瘦紅肥時候。我倚在窗臺,細數那些過往的流年,或傷悲,或歡喜;或微笑,或流淚。將那塵封的往事如煙,寄入這斷續的絲雨。雨落,落不盡愁腸,落盡離殤。

萎敗的花一簇簇,殘缺的月一輪輪。時光就在不經意間劃過指尖,一轉身,樓外的斷雁已是天涯咫尺又難寄曾經。不知夜半時候,又是誰在斷橋處為你寫詩。為你,奏一曲淇澳。

張愛玲說,回憶這東西若是有氣味的話,那就是樟腦的香,甜而穩妥,像記得分明的快樂,甜而悵惘,像忘卻了的憂愁。於是,便學會忘記,忘記回憶。偶然間,在人海中種下因緣。經年去此時候,遇見了你。

那個不尋常的午後

濟南下了雪,應該是今年入冬以來的第一場雪,其實也並不完全是雪。因為雪在落地變成了雨,成了門前低凹處的淤水,成了滲進腳裏的一陣冰涼。歸來的路途中,撐著傘,雨雪中,飄搖了背影,也模糊了鏡片詩妙健奶粉值得你選擇

本來也不是專程等雪才落筆的,只是這樣的天氣擋住了要出行的路。在難得清閒中,躲在世界的角落裏,靜靜的夜裏,撫摸一天裏匿藏的情感雪纖瘦

看過白岩松寫過的一篇文章,題目倒是不記得了。但是裏面的內容卻是歷歷在目。白岩松說,走在人群中,喜歡看人們的手腕。看見上面佩戴的或許是一串名貴的瑪瑙手鐲,或是一串佛珠,或是一條簡單的細繩,亦或是孩童時代畫在手腕上面永遠不轉動的手錶中港快遞

白岩松說,那些在手腕上有裝飾的人是幸福的。因為在那裏,他們都被寄予了靜默的祈禱。因為他們可以在低頭的一瞬,懷孕便有足夠的思念。

老實說,我的手腕是空的。卻是白岩松筆下的那個無意被祈禱祝福的人。其實自己能佩戴在身上的東西很多,我都藏在一個盒子裏,因為我不想讓那些附留思念的東西染上了一絲絲灰塵。

盒子裏有母親去年編制的果套,哥哥今年10月份從五臺山請下來的護身符,信佛的姑奶留給自己的一串佛珠,叔叔在我考上大學送給我的豪華手錶,舍友小方從香格里拉帶回來的手鏈,群哥從西安來回來的掛件,遠哥從濰坊帶來的風箏飾品,我在一次火車上買的牛角,在泰山上買下來的檀木香手環,在恒山下買來的紀念品………

小小的盒子,滿滿的祝福,情感的積累,時光的記憶中斷點。

其實我們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幸福的人。可能我們是命運的墮胎之人,上帝扼住了生活喉嚨。喪失親人,終身殘疾,遭遇車禍等等,我們望不見前方的路,看不見成功的曙光。但是那些曾經的思念便把一切變得美好,我們還在幸福的渦流中永不停歇的轉動著。

那天週末的時候,外出辦事兒,本來是一個陽光明媚的午後,卻是一路不順。電腦壞掉,錢包丟了,手機沒電關機。所有的一切把自己弄的十分惱火。但是徒步在廣場裏卻看見一位70歲的大爺推著坐在輪椅上的老伴兒享受午後的陽光。看得出來,老奶奶是在重病之中,因為會看到總是老大爺在哄著老奶奶,老奶奶卻沒有力氣睜開眼睛。也許老奶奶快要走到人生的盡頭了,但是他們是幸福的,因為一輩子他們相依相靠,那些思念是抹不掉的重重一筆香港旅行社

突然想到外婆和外公。多年前外婆也是重病,外公就一直在身邊伺候著,沒有離開半步。外公說和外婆結婚的時候才16歲。在結婚的那天,頭一次看見外婆的時候,他就知道這是他一身要照顧的人了。之後他們的感情一直很好。一個燒柴,一個做飯;一個外出勞動,一個操持家務。他們的生活應該說是一直都沒有變的特別富有,但是他們卻是村裏最遭人羡慕的一對兒夫妻。

腳步有些緩慢

春天出來乍到,哪禁得起這般誘惑?那春光,那春景,搖曳了滿目的燦爛陽光。這不,春天退縮了,寒流又來了春天的天氣變幻咋和夏天學上了呢,咋也瞬變啊。這不,迷茫的大霧瀰漫了整個世界,一切在霧中若隱若現。春妮子猶如在瑤池沐浴揮春,醉倒了春天轉按

也許是春妮子在沐浴時,水花濺出,化作春雨灑向人間。呵呵,一場春雨一場暖啊。大地滋潤了,樹木新亮了,枝頭??萌發了點點春意。行走在樹林裡,你也會被那鬧春惹得春光滿面春雨揮灑,輕柔的,涼涼的。可是,沒多久,這春雨就搖身變作春雪,也是那麼的晶瑩剔透,可是它沒有冬雪的強勁凜冽。春雪為大地擦抹了一層不均勻的雪花膏,黃白分明物業按揭

時光總是向前流淌。春妮子也緩緩的向我們走來,帶著她那醉人的氣息。那些春雪在她日漸溫暖的懷抱裡迅速的消融,有的躲在陰冷的角落裡偷偷地窺視春妮子。春雨過後,踩著泥濘的田陌,尋找春妮子的腳印。小草和各種不知名的草本植物紛紛探出了頭,吮吸著陽光雨露。那沁人心脾的泥土的芬芳啊春風習習,滿臉盡享溫柔。

カレンダー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